首页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
第01章
  …这就是现场为您发回的报道。那么,在为新校舍提供建设用地的岭源村,已经建好了新的校舍,请看,这是教室。很宽敞吧?从窗户看出去…好厉害!真是绝景啊!那么,让我们在这里试着采访一下校长吧…

 正当电视机播放着早间新闻的时候,在若树家的玄关,形成了一副踏上旅途的姐姐,以及担心地守望着她的双亲和弟弟的构图。

 “那么,爸爸、妈妈,瑞酱!我出发了!”

 “小、小心点哟。要是有什么事就马上联络我们。”

 “没问题吧?真的、那个,就算瑞叶不在。”虽然看上去是忧心忡忡,其实已经是达到了“超级担心。”的程度。但是,被送行的姐姐,和平常却不一样。

 “嗯、没问题!真是的,我不会总让瑞酱担心的啦!”听到这句话,进入“超级担心。”模式的父母,才总算点了点头。

 “这、这样啊,那就好。”

 “那么,爸爸、妈妈、瑞酱!我出发了!”背着巨大的包裹,姐姐一个人从玄关离开了。这个样子,在几周前是无法想象的该说是难以置信、还是不可能、或者让人无语。总之,姐姐竟然能从弟弟身边离开一会儿,实在是难以理解。也就是说。姐姐?若树夏叶这种生物,只要弟弟不在身边,就会以每秒五米的速度变成腐海,从完全腐烂。就算加几个超字也不为过…总而言之,她是个弟控。

 腐烂的起始,要从幼儿园算起。若树家附近的幼儿园,也就是所谓的年长组和年少组一起上学的,小规模幼儿园。这里的幼儿园老师,在弟弟入园的第一个月,就在姐姐的联络簿上进行了记录。

 “真是好喜欢瑞叶呢。令人感到温馨。”这时好像还不错。瑞叶就是指弟弟?若树瑞叶。仅仅一个月以后。

 “一直都和弟弟不分开。姐姐,要接吻还有点早哦。”如此写到。虽然老师在这里用了“有点早哦。”轻描淡写了过去,其实事态已经非常严重了。每天、每小时、每分钟都接吻…已经不是代替打招呼的等级,而是变成了代替呼吸的状态。这就是真正的“人工呼吸。”不过已经不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了。半年后。

 “姐姐的行为非常成人,好像想和弟弟结婚。”如此写着,表明老师的困惑加深了。不管文字如何描述,果然已经出现了放弃的痕迹。就是“这就是…这个…请你理解。”的感觉。

 寒假前的记录…

 “好像每天都在玩结婚游戏。接吻也很大人…老实说,该怎么办才好。”当然“大人的感觉。”不过是老师缩减后作出的表达。接着到了最后,在夏叶幼稚园毕业的前夕的记录:“对不起…以我的力量,已经不行了。”如此哭诉着放弃了。不行了…以这句话为起始,若树夏叶开始了自己腐烂的弟控人生。

 夏叶和瑞叶的双亲,都在工作,总是很忙…其实是些会到处闲逛喝酒,并且把教育完全交给幼儿园和小学老师的人。这对父母,在知道夏叶无论是什么书,都能读完这件是以后,就把汉和辞典和六法全书买给了她。而理由仅是“读起来很费时间。”这一点。然后就是放置。所以变成了弟控…说不定只因如此的情况也很多。

 “瑞酱。”这个“瑞酱。”是对瑞叶的爱称。

 “姐姐?什么?”

 “结婚吧。”

 “嗯。”明明瑞叶在桌上“莎莎。”忙着写作业的时候,夏叶却一直凝望着他。有时抱抱,有时蹭蹭。如果厌倦了,就拿起一旁的书读了起来。虽说是一旁的书,但她其实是轮读着六法还有什么语的辞典。

 “姐姐不用学习吗?”朝正窝在被炉里读着六法全书的夏叶,瑞叶问道。

 “我说啊,姐姐已经把高中的课本都学完了哟!”

 “好厉害呀。”

 “因为,我想和瑞酱结婚嘛…好想快点变成大人啊…”“只要读了这个,就能变成大人了吗?”

 “嗯。能成为大人,还能结婚哟!”瑞叶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也包括夏叶是稀世天才的事。

 …夏叶的天才气质,当然引起了老师的注意。虽然瑞叶还不知道,但夏叶的知识量,已经超过了学生和老师们的等级。当然,正因为她是天才,所以知道她有“想和瑞酱结婚!”的愿望时,作为老师不为她担心起来。

 “那个啊、夏叶酱。”

 “是的!老师。”某个时候,夏叶被小学老师叫了出来。老师问道。

 “你和瑞叶君的关系很好吗?”

 “嗯。将来我们要结婚!”

 “但是呢,姐弟可是不能结婚的哟?”

 “所以说?”夏叶深了一口气…

 “确实民法第七百三十四条和七百四十条有着止规定,但是,就世界看来这不一定会伴随罚则,更不用说刑法就近亲间的亲密关系,只要双方达成合意并不会被问罪。一言以蔽之,这是所谓优生学的分野导致地狱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造成的悲剧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是如果要用否定人权的思想来妨碍我们的关系,作为教师。”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不批评了!”

 “是吗?”

 “明白是明白了,且不说内容…请不要用死鱼…或是冷冻乌贼般的眼神看着我着啊…太可怕了。”

 “是吗?”

 “但是,往后要避开别人的视线。老师我…虽然不会再批评了,但是其他大人一定会用奇怪的眼神看你们也说不定哟?”

 “唔…好的!我明白了,老师!”这时才总算明白了。夏叶是认真地在考虑和瑞叶结婚。而且,为了它是不择手段。

 正因如此。夏叶开始对和瑞叶之间的亲热有所收敛。天才有些线,也是经常会有的吧。为了能结婚,干涉的人越少越好。就像自由恋爱被认同一样,至少也要到被认同为“夫妇。”为止。对!

 直到和瑞酱结婚的那一天,夏叶下决心要忍耐下去。为了不被恶的大人妨碍。接吻时避开别人的视线。紧紧相抱,也只是在睡时而已。因为弟弟真是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了太可爱了所以没办法…吧。只是一点。只是一点的话。稍微忍耐一下…也是没办法…的吧。要是被啰嗦的大人拆散了就麻烦了。爱之言语,睡前一言。

 “瑞酱,成为大人以后,我们就结婚吧。”

 …对于瑞叶来说,也认为“是这么一回事。”不对,是被这么认为。不管是哪个家庭,长大了自然会喜欢上姐姐,他被如此认同了。不对。应该说,因为嫌麻烦,所以就当成认同了。嘛,因为夏叶天资聪颖,所以瑞叶也受到了熏陶。两人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开始迈向了青春期。

 然后,两人的LOVELOVE还被隐藏之时…果然夏叶还是个小学生。破绽出现了。问题出现在,小学修学旅行的时候…三天的程,在第二天的深夜。班主任慌慌张张地打通了母亲的手机,如此说道“那、那个、您孩子大事不妙了!”

 “什么?”

 “总、总之、我换电话了!”

 “啊…”在听到一阵手忙脚的声音后。

 “呜呜呜…瑞、瑞酱不在。”传来了一阵幽怨的悲鸣。母亲“哈啊…”地叹了一口气。

 “夏叶?瑞叶在这里哟!”有气无力地回答道。母亲工作回来刚喝了一杯。而父亲还没回来,头也好痛。

 “果然是这样吗?!呜呜呜!一定是抛弃姐姐了…瑞酱,修学旅行竟然不跟过来…太奇怪了…最后和瑞酱一起睡的那天,问他。”姐姐的修学旅行会跟过来吗"…明明还“嗯"的回答了的说。”

 “…”大概,无意识地还埋怨了其他人。而且母亲自己,总感觉…好像也用了“瑞酱一会儿就给你送过去哟!”类似的话语,随便敷衍过她。砸了。但是,到底该怎么办。

 “呐、快点把瑞酱送过来!一定是爸爸在妨碍吧!已经忍不了了!忍不了了了!

 快点过来!呀啊啊!火大啊啊!吼!应经忍不了了!把瑞酱带到这里来!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快点。”

 “噗嘁。”

 “啊、挂了。”把手机从耳朵拿开的时候,不小心挂了。这是过失。因为这样,夏叶和母亲,母子二人都被说教了一通。但是另一方,同学们,包括领队的老师们都没法想象这种事情,这完全是预料之外的事态。不管如何,平时夏叶是个优等生、头脑超拔出众、而且待人处事也不算坏…虽然家庭科的成绩惨不忍睹,总之是个“好孩子。”这也是全部多亏了瑞叶,他们完全、毫无、根本就没有察觉到。班主任看着夏叶的脸,因为过于恐惧,结果一周内无故缺勤把自家关在了家中,而带队的教导主任那本来就寥寥无几的头发,终于全部变白了。只是个弟弟,就因为这个弟弟。不管怎么说,这成了一个转机。

 “离开瑞叶的话,夏叶就完全无法行动。”他们明白了这件事。也就是说。成绩好,是因为瑞酱。能够相处下来,是因为瑞酱。就连能够活下去,也是因为瑞酱。全部的全部,都是因弟弟瑞酱而存在。

 然后把修学旅行砸了的夏叶,完全开始敞开了。接吻也不藏着掖着了,在双亲面前就公然地吻上。一起洗澡的次数,也变成了每天一次。而且洗完澡后,会把洗澡水装入水壶中。第二天。

 “诶嘿嘿…我要把瑞酱吃掉了哟!”一边如此说道,一边把洗澡水烧开用它来泡面。就在瑞叶的牙齿不停地打颤的时候,姐姐的凶行也没有停止。

 “美味好美味、瑞酱的汁水…瑞酱的洗澡水、瑞酱的身体、瑞酱的全部姐姐都要吃掉了哟?呼呼呼…好、好吃!果然瑞酱好美味哟!好厉害哟!唔唔…好想快点结婚!”把它装入瓶子,代替水瓶什么的,瑞叶已经习惯了。嘛、有时把它用来做饭、有时把它用宝特瓶装起来并在上面写上“瑞酱美味的水。”并打算出售,在瑞叶拼命的阻止下,才总算没有得逞。

 …嘛,就是这么回事。当这封“信。”寄来的时候,双亲也说着“反正。”并打算直接扔到垃圾箱里。这封“信。”是从一半私立一半国立的“银杏山学园。”寄来的,写着希望她能入学云云。将原本是女子学校,在国家资助的基础上,新建于深山之中。而且设立了新的特别班级,从小学生到高中生,不问学年合成一班共同学习。然后,作为其中的一环,希望她暑假时能过来体验课程。宿舍当然也有准备…如此介绍着。

 “这个项目十分很新颖,从后将会培养出背负日本的一人才。”从新闻中也经常会传出一位鼻息莫名般急促的大臣的声音。当然,夏叶的成绩,从小学到进入高中后,一直保持着全国第一,被提出邀请也是当然的吧。但是。图写着全制这一点时,就已经不行了。没有瑞叶的宿舍,夏叶能够生活下一天来吗?

 不!

 怎么可能做得到。每天都把瑞叶的洗澡水送去是不可能的吧。再说,就算在宿舍的食堂能吃到料理,洗衣和扫除什么的,像这样的家务活,她完全做不来。菜刀,虽然会刺但是却切不来。洗衣机,能设计出图纸,却没有把衣服放进去的想法。况且只要瑞叶不在身边,毫无疑问成绩一定会下降。夏叶,只要没有瑞叶就生活不下去。瑞叶浓度减少时,以呼吸困难为起始,接着是腹泻、呕吐、心悸、头晕、血上升、幻觉妄想、呼吸困难、心脏病发作、情况严重的话可能会致死。这是真的。医生如此说道。

 “嘛、只要两个人能幸福的话,这就行了吧。”…他如此注释道。所以,宿舍生活?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绝对确定摆明着不行。因此,都已经打算这样扔到垃圾桶的时候,手停了下来。…学费及杂费,补贴同样支付。信件的一部分,如此写道。也就是说,不光是学费不用付,反过来还能得到钱。对于老后生活没有保障感到惴惴不安的双亲来说,从不用担心学费的这点来说,事情就有点不同了。星期五,完成这周工作的母亲,轻轻地将信封放到了餐桌上。

 “要研究。”上面留着这样的字迹。为了能在第二天,像往常一样被瑞叶叫醒的夏叶注意到…

 话说回来。虽然夏叶经常被人指摘,但是因为过于喜欢弟弟,所以完全没有罪恶感。嘛、小学的时候,父母还被夏叶那副老实的样子骗了一阵子。老实说,还有点吃惊。但是,如果弟弟不在的时候多少还是会哭叫的。对于这一点,姑且还是有些愧疚的。还被发火了。比起这个问题是,以后该怎么办。(…虽然就这样一直和瑞酱生活下去也不错…)姐弟二人,都已经到了…对、对有意识的年龄了。每天一起在上睡觉,也开始有些不妙了。但是。

 “姐姐,这样的事情还太早啊…”被这么说着以来,夏叶就苦苦的忍耐着。直到将来到来的“那一天。”但是…(这样下去瑞酱长大后,如果对其他女孩子有兴趣的话怎么办…)蹭着弟弟的身体如此想到。今天也累了吧。只见他呼吸沉稳,好像正在睡中。

 作为轻排球部的经理,夏叶知道瑞叶多少有一些粉丝。会起母本能、有些梦幻的外表,作为短距离选手的瞬间爆发力,光是这些就足以提高女生们的评价了。不光如此,成绩也不差,而且不会让人厌恶的清洁感、是个相当受的类型。(姆呜…不早点结婚的话、瑞酱瑞将会被偷走了啦…这样的话,姐姐已经忍不了了?绝对要从那帮孩子那里夺回来…

 呜呜呜、明明姐姐我才是第一位的说…瑞酱的事情、姐姐我可是全部都知道的啦!和姐姐意外的人交往什么的、绝对不行!结婚结婚结婚!)“姆啾。”地,抱紧弟弟那纤弱的身体,温暖的体温、香波些许的的香气飘散其中。当然,这是因为夏叶每天都为他仔细擦洗的缘故。

 (哈啊?真好闻?我选的Rinn(查了一下,好像是日本的一个香波牌子)香波,真是太好闻了…虽然有些贵,不过还是值的?啊啊、但是瑞酱的身体和汗味,好闻过头啦?哈呜呜?还想多蹭几下…啊啊、但是这样会醒他…呜呜呜!但是已经受不了了!只是一点的话!)“姆啾。”用手腕全力地抱上来时,弟弟稍微地发出了难受的声音。

 (咕?好难受)

 今天姐姐也像平时一样睡在旁边。虽然已经习惯了这种事,但是有谓之本能的东西,而瑞叶也是个男人,所以当然还是会起反应的。不对,以前是被骗了。以为能和姐姐结婚,所以对此并不在意。但是,周围好像并不是这个样子…到了这里地步,果然还是能察觉的。因为姐姐脑袋是花田,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现实。(不对?)

 是知道还在做吧。明明头脑的聪慧程度跟弟弟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这样下去,不管怎么想去都很糟。姐姐还算是可爱的。不对。不是可爱什么的。姐姐的成绩偏差值和姐姐的外表偏差值是一样的。不管是那边,高得都让人难以置信。首先部很大。应该说相当大。

 强行地把它进F杯罩中,以至于把制服撑得让人无法直视。身体修长,比小巧的瑞叶来还有些高。不过相比之下,体重却没怎么变…倒不如说很轻,所以身材应该是相当好的吧。因为每天都在轻排部练习,所以该凸的地方凸,该紧的地方紧,实在是理想中的体型。(怎么可能睡得着…)

 嘶…哈…脖子上的吐息,渐渐变得火热。应该以为自己没暴吧。即使是这样,就算暴了,也还是会做的吧。(姐姐做的事情,不明白…)和知能指数只有五十到六十的人不同,她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但是总觉得今天…已经忍不下去了。(头碰到了…而且还立起来了哟,姐姐)老实地发出难受的声音,瑞叶支起了身子。

 “好难受、姐姐。”

 “嗯啊?对、对不起呢?姐姐我、一不小心。”这个姐姐只有对弟弟才会老实地说“对不起。”要说老实也算老实。瑞叶叹了一口气。

 “稍微去下厕所,我走了。”

 “姐姐也要跟着!”

 “…”“为什么要跟着?”不能这么问。因为这很普通。被姐姐抱着,穿过厨房,进入了厕所。

 “?哈啊?”虽然并不想上厕所,总之先坐在了欧式的马桶上。(?那个硬了)只能…等一会儿了吧。

 “姆妞、果然抱过头了吗。”夏叶在厨房一边喝着牛,一边等着瑞叶从厕所里出来。其实她的腕力不只是“姆妞。”这种程度,但她却没有自觉。

 “差不多要从瑞酱抱抱那里毕业了呢。”尽管这么说着,却完全没有毕业的意思。

 “嗯呼呼、瑞酱差不多也是个男孩子了呢…比起抱抱,想要做些更烈的事情呢…嗯呼呼呼、结婚以后就马上做吧。”偷笑。不经意间嘴巴松缓了下来…但是,她注意到了现实。

 “有妈妈、还有爸爸…结婚、稍微有点难啊?”果然要到达那一步的话,必须得跨越一些障碍。哈啊。和瑞酱结婚的计划,才刚刚开始。转身。随意看去时,发现餐桌上好像摆着什么信封。寄信人是,学校法人“银杏山学园。”上面用红铅笔写着“要研究。”…

 “姆妞?”信封被拆开,也就是说母亲和父亲已经看过,然后把它放在这里了。

 “呼—嗯、学校吗。”从小学时就在各种地方制造着传说的夏叶,对这样的劝已经习惯了。因为是天才,所以“通过推荐进我们的学校。”诸如此类的劝时常会有。但是听到拒绝和瑞叶一起入校后,当然,全部都回绝了。在这里,写着“新设施、少数精英教育银杏山学园(全制)入学介绍。”的介绍。

 哎真是的、又来了…夏叶进入了这种模式。但是,姑且还是读一下吧。新任老师的教学经历、以及如何进行教学。聚集了怎么样的设备、地点虽然有些偏僻,但是已经增设了往返巴士什么的,如此云云。

 “哦?”有点意思。来劝夏叶的学校,奇怪的总是有些大小姐氛围的女子学校、要不就是很认真的升学学校。所以以少数教育,而且还不分学年,虽是全制却尊重自主…这般内容,对那种劝已经厌倦的夏叶来说,不就被吸引了。呼姆呼姆,一边点头一边翻到了“宿舍制度。”这一页。

 “宿舍不仅在所有宿舍配有空调,而且为每个人配备了一个书房…也拥有让两人睡觉的…足够的大小!?”夏叶不发出了惊叹。从房间的布局看去,能明白十分宽敞。不是像单身公寓般的布局,大小完全能让一个家族住进来。厨房、书房、学习室、寝室。当然浴室和厕所是分开的。到阳台为止有宽敞到无意义。就像是一个劲地想请人盆栽。就算是走廊,也宽广得好像能够挥舞球

 “好厉害?也许能和瑞酱一起住。”也许能和瑞酱一起住。和瑞酱一起。和瑞酱…

 “一起。”…啊。这个瞬间,夏叶灵光一现。新学校。被夏叶全国第一的成绩吸引,以特待生的待遇进行劝。宿舍很宽敞,能和瑞叶一起住。校长很年轻“我们的校风是随心所。”他在照片中如此笑道。这是…

 “难、难道说,这是和瑞酱开始新婚生活的机会。”
上章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