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
第02章
  夏叶马上就开始构思起剧本来。首先,提出入学申请。虽然现在还处于暑假的前期,但是在来年春天正式开校前,好像从八月份起就会开始试验授课了。在这个时候,就会变成临时转校的形式。而和现在学校的调整,那边好像会自动帮忙解决。这样的话,宿舍这边就有办法了。只要进了宿舍,就大功告成了。然后,哭闹。学校这边,怎么也不可能将夏叶退学吧。这时就把瑞叶叫来。虽然因为夏叶超人般成绩,瑞叶并没有被注意,但在学校其实也是能排进前十程度的秀才。只是一个人的话。对,只是一个人的话总能挤进去的。然后就是,尽情亲热了…

 “哈?!”

 “咣!”

 “姐姐!?姐姐。”从厕所回来的瑞叶看到的是,额头用力地撞到了桌上,一边还着口水的姐姐的姿态。

 “呒喵?瑞酱。”然后,夏叶的意识就突然消失了。

 “真是、姐姐就是因为这样。”瑞叶一边拖着姐姐,一边将她放到了上。

 平里总是工作到深夜,但与其说深夜在工作不如说是在醉酒,所以星期六父母差不多要到中午才会起来。

 “咦…瑞叶、夏叶,怎么了?”在午餐的餐桌上,瑞叶和夏叶少见的聚在了一起。不管怎么说都是体育系的二人,星期六经常要出门。

 “嗯,今天不用练习。”

 “咦、是这样吗。”睁着朦胧的睡眼,母亲坐到了桌旁。在历上确实写着“休息。”二字。…然后、母亲看到上次的信封有读过的痕迹后,微微叹了一口气。

 “那个?果然、虽然有些那个、夏叶对这个学校…的兴趣,不可能会有呢…啊,头好痛。”抱着头,母亲喝了一口水。一把年纪了还醉两天。

 “那个啊、妈妈。”

 “什么,夏叶。”母亲倦怠地回应道。朝向这边时,夏叶说道。

 “我、对这个学校…有点兴趣。”

 沉默。

 “为…为什么、那个。”明显一副困惑的样子。也是,回绝这种劝,已经多到两手都数不过来了。

 “所以说,试一下也行呢,我想这么说。”

 “诶?但、但是、那个、头痛痛痛痛。”母亲慌忙地又喝了一口水,然后又按住了头。

 “呐、妈妈、可以吧?”

 “这、这个是、这个、痛…可以是可以…诶?但是这个那个、夏叶没有瑞叶的话,瑞叶把夏叶…叶…瑞…瑞叶…叶…叶夏?”

 “姐姐,妈妈已经混乱了。”

 “妈…妈!我可以入学吧!现在的学校我已经厌倦了!”

 “诶、那个、虽然没关系?”没关系吗。因为厌倦了这样的理由。

 “咦、咦、但是确实,不和瑞叶一个学校不行,好像说过这种话…吗…头好痛。”

 “嗯。我呢,打算自立一下。”

 “嘿诶…这样…好痛、爸爸!药!”与其说母亲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不如说因为连宿醉,现在头十分晕。从父母的卧室,父亲也像僵尸袭来一般,将药递过来后就当场倒下了。而母亲吃完了药,也趴在了桌子上。

 “妈妈和爸爸,对这种事情没兴趣呢。”用砂锅做了点粥的瑞叶,将它放在了桌子的中央。

 “呜…嗯。那我要不要随自己去呢。”

 “如果姐姐没问题的话,倒是没关系。”

 “瑞酱也会一起带走的哟?”(老板,打包!)“…诶?”一瞬间,瑞叶也凝固了。

 “但是,这是全制学校吧?”

 “呜喵,这就是作战呢。姐姐先进入宿舍后,后面再把瑞酱叫过来。怎么样?”

 “怎么样…这个、被劝的只有姐姐,我随便就进来…不行的吧?”

 “才不是不行嘛!你看,入学介绍的这里!”说着,指向小册子其中的一页。…到正式开学前的半年间,会最大限度的足大家的要求。实现大家所有的理想校园生活。让我们一起创造出理想的校园吧!…?有着豪猪般金发的校长一边如此说道,一边摆出PEACE的造型伸着舌头。也就是说,打算听取学生们的意见吧。虽然打算听取意见…

 “倒不如说,不把瑞酱带去的话成绩就会下降!如果这样磨的话,就绝对能让瑞酱入学哟!”

 “诶、诶诶诶。”学校会听这种要求么。

 “而且有瑞酱的话就等于带上了饭菜!太好了呢!”

 “以我做家务为前提啊!?”

 “那时姐姐就能和瑞酱像新婚夫妇一样地生活了!太好了呢!”

 “诶、诶诶!?”

 “所以说,对妈妈和爸爸,千万千万要保密哟!”

 “你现在就在他们面前说着。”双亲现在,都在绝赞昏睡中。虽然姐姐也是这个样,不过,该怎么说…

 就是这样,话返开头。八月之初,烈当头。整装待发的日子。在玄关口,夏叶对着瑞叶的耳朵悄悄说道。

 “没问题哟。姐姐我、大概?一周左右的话,就算瑞酱不在也没问题。这段时间准备好等着哟!”

 “真的没问题吗。”

 “嗯。已经不是小学生了嘛!”

 “噗。”地晃着部,比瑞叶还高的姐姐起了部。(…总感觉,好像很可靠、又好像不可靠啊…)如果一周也没问题的话,那就不会重蹈修学旅行时的覆辙了。

 “就是这样,过后我会叫你的,到时多多关照了哟!”

 “嗯。”…

 正如计划、吗。

 “那么,爸爸、妈妈。我出发了!”如此说着,姐姐离开了家门。瑞叶和双亲了留下来。

 “没问题吗…?”

 “我觉得有问题啊…?”

 “绝对不是没问题吧…?”全员一致。果然,结果连一周…也不到,在第三天就从电话传来了这个结果。?初体验是体围裙加骑乘位呢!

 “…啊是的,详细说明会另外用传真发过来,无论如何也希望弟弟能入学进来…是的、对我们来说,瑞叶君的素质也受到了很高的评价。特别班的待遇也没关系,请一定让他入学。”虽然像是说了这样的话,但是因为两宿醉所以听得并不清楚。不过,主旨已经掌握了。总之,就是夏叶又“做了。”

 明明说了一周没问题。夏叶在第三天终于出了问题。小学是的记录是在第二天的夜里,可以说几年下来,忍耐力又增加了二十四个小时。在第三天夜里,夏叶将使用完毕的平底锅放入洗衣机,然后按下了启动按钮。

 “铿锵咣咚慷锵噼啪咣。”一副地狱绘图。

 “呜呜呜…果然没有瑞酱就完全没法生活哟…瑞酱,救救我啊啊!”啊啊,就是这样呐。家里所有人,都这么想。

 “就是这样,瑞叶,虽然不好意思…转校手续那边好像会帮忙,那个…总之,能先转校吗。”母亲带着黑眼圈对瑞叶说道。

 “嗯、嗯。”已经习惯被姐姐牵着鼻子跑了。只是转校就能解决的话,那就够好了。

 “嗯。那个…巴士从这个站台出发?差不多三十分钟吧。那个呢,目的地是岭渊村,然后坐巴士到银杏山学园下车,明白了吗?”一边看着电脑中的地图,瑞叶一边点头。

 “嗯。这是个为阻止少子化而努力的村子,当地新闻是这么说的。”

 “对、就是那个。所以学校也是新建的,就是这样…能今天晚上就坐电车出发吗?这样就能赶上最后一辆巴士。如果不行的话学校说会安排出租车过来。”

 “我的学费呢?”

 “全免,不如说好像还会付打工费。嘛、本来也不是那么高…因为和姐姐一起住所以宿舍费也免了。”

 “如果是分开来住呢?”

 “那种事才没去听哟,应该很贵吧?”原本分别住就是预想之外…这么回事吧。瑞叶合上笔记本电脑,叹了一口气。

 “这种没有拒绝权的感觉,该怎么办才好。”

 “对不起呢,子上的钉子,虽然半夜里偷偷拔了呢,但是不是不拔。”

 “才没在说钉的事啊!”瑞叶吐槽回去时,母亲出了“咦?”的表情。

 “诶、不对吗…我还以为瑞叶很害怕钉,所以才不愿意和姐姐一起睡。”

 “不对啊!完全不对!姐姐可是最喜欢我了!”

 “诶、嗯、嗯。我知道。但是钉PLAY你还是不愿意的吧?”

 “没做过啊!况且也不明白这个PLAY是什么意思啊!”“诶、嘛啊,明明每天都一起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也没有被钉胁迫过?”糟了。还以为母亲是既不认真又天然,原来是个恶女角色啊。

 “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哈呜!瑞叶没把我看作亲人!”

 “我明白了。姐姐会变成这样,绝对是妈妈的错。”

 “现在发觉了?”

 “只是顾忌你才没有说!给我负起责任!”

 “对、对不起呢…啊哈哈。”

 “我明白了。那我走了,电车费给我。”瑞叶这么说时,母亲把视线移开了。

 “那个、昨天有个有些帅的酒保呢,然后他和下班回来的爸爸有些情…那个、真的是打算喝完一瓶就结束的哟!然后呢,今天是休息,ATM机在服务时间外的话还会收手续费。”半途打断了母亲的话,瑞叶说道。

 “行了…不用再说了。”如果老来不安的话,绝对是自作自受。

 …

 有个叫做“MINEBUCHI。”的车站。(原文是“みねぶち、という駅がある。”这句话不太明白,望大神指教)从首都圈出发经过三个小时左右,从一个让人会想着“为啥要来这里。”的地方分歧路线后,登上一条笔直而行的山路。在柴油车气吁吁地一番奔走后,总算是来到了一个非常乡下的车站。那里就是渊岭村。(日本的首都圈,指的是以首都东京为中心的城市群。也称东京圈(とうきょうけん)或东京都市圈(とうきょうとしけん)。一般包括东京都、神奈川县、千叶县、埼玉县,因为又称为一都三县。)铜矿开采繁荣之时,大量的货物列车被蒸汽机车牵引至此,如此雄姿亦曾几度刊载。烟雾蒙蒙升起,机车并排罗列,从客车中人、人、人,溢而出的。这个村子,也曾有过黄金时代。…?而现在,只有一辆柴油车无打采地等待着发车时间。从渊岭站出发坐巴士过了三十分钟左右,出现了一个和田园风格明显不符的,巨大建筑物。这就是、新生的银杏山学园。

 “扑入火中的夏之虫。”

 “哈?”

 “你好,我是五十岚姐妹中的姐姐?枫。”

 “…”在电车度过了漫长的三个小时,然后又在巴士颠簸了三十分钟。当瑞叶从巴士站走下来时,出现了一对之姐妹。

 “初次见面,若树前辈的…弟弟。我们是银山学园这边的向导。至于原委,容我稍后再做说明哟。因为我比前辈低两个年级,姑且还是用敬语好了。”

 “好的。”好像是个不能以常识度之、难以猜透的女孩子。倒不如说,她散发着和姐姐一样的怪人气场。轻而易举地就掌握了自己的年纪这一点,就很可疑。…像是要打断这怀疑的视线的一般,五十岚姐姐开始说了起来。

 “那个,我们是从附近的奥岭村来的呢。啊…,没有关系哟,那种偏僻的地方,就算不去也行。虽然姑且也是有巴士的,不过司机是个醉鬼所以随时都会停运呢。”竟然会这样。(…真是个不得了的地方啊…)“哪里,只是奥?岭村太奇怪而已了,岭渊村可是很普通的。”

 “嘿诶…不经意间被读心了?”

 “读心这个技能,在奥岭村很普通。”

 “不是奥这边的呢?”

 “当然谁也不会。渊岭村一直强调自己很普通。明明这两个邻村都在一起办祭典的说,但就是不合并…大概是"奥"这边偏离常识,会做些来的事情吧。”

 “原来如此。”奥这边…很不妙,还是有所感觉的。这对姐妹也是,怎么看也不普通。

 “就是这样,这是我的妹妹梢,我们姐妹一起,请多指教。”

 “谢谢你的自我介绍。我是若树瑞叶…就叫我瑞叶吧。”

 “是的,瑞叶前辈。那就请叫我…五十岚姐姐吧。…啊、我和梢可是LOVELOVE的,要是妨碍我们的话,可是会被分尸的哟?”

 “请不要分我。”本来就没这个意思。

 宿舍的入口,和最近的公寓一样,或者说有过之而无不及。用门卡和指纹进入,门有三重,进入第二重门时,就会有门卫站在窗口。得到门卡的瑞叶,刷完读取机后,按下了夏叶的房间号。这下,就应该能把夏叶叫出来了吧。…接着,五十岚姐姐两眼闪闪发光地看着这个情形。门铃响了数回之后。

 “啊…瑞、瑞…酱。”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回答道。

 “姐姐…没事吧?”一阵沉默之后。

 “哈!是瑞酱!瑞酱来了!太好了!呀!洗衣机又、又发出怪声了呜呜呜…瑞酱!快救救我!”

 “好了快点把锁打开。”这时,三重门依次打开,总算能进宿舍了。穿过摆着沙发和电视机的公共空间,朝电梯走去。…不过话说回来,这里还真大。建筑物本身就有三层,因为是浅藏于山的建筑,所以从外面看上去并不是太大。也许这就是进入时感受不同的原因吧,宿舍的内部,闪烁着漂亮的电子的LED灯。虽然内部的装修很简单,但各处都装饰着绘画,日常用品的品位也不错,整体上显得非常有气质。总觉得,这样的品位…

 “是女子学校的残留呢。”

 “不要突然地就读心啊!虽然我是这么想的!”接着。一行人达到的地方,是三楼附近的一个房间。302室,若树夏叶。确认完铭牌后,瑞叶说道。

 “请你们稍微躲远一点。”

 “哈?”

 “那个,接下来可能会让你们见丑了。”说完,五十岚姐姐的眼睛闪闪发光。

 “这、这可真是太好了呢!我要拍下来呢!”

 “不要(雅蠛蝶),不对给我住手!枫!”朝着看上去很遗憾的五十岚姐姐,瑞叶的脸红成了一片。

 “真的不要啊!求你了!”

 “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但是,不能在玄关前拍摄的法律…又没有吧?”

 “不能拍体的法律还是有的哟!”

 “会体吗?”

 “大概,不对,绝对会。”

 “…”对。姐姐是个超级麻烦的家伙。如果瑞叶不在身边的话,就连衣服也换不了。全的可能,非常大。不管怎么说,近乎是体的姿态是不会错的吧。

 “…就是这样,真心请别看…虽然想这么说你还是会看的吧,我放弃了。”

 “呼呼,不愧是前辈,真是很明白。”

 “不过,我把眼罩带来了。”

 “等!瑞叶前辈!”转转、系上。把眼睛蒙上的同时,顺便也把嘴堵上了。这下五十岚姐姐就完全沉默了。(五十岚姐姐机,沉默!)“那,我上了哟!”五十岚妹妹点了点头,开始在心中倒数。五、四、三、二、一…

 “咔嗪。”

 “啪嗒啪嗒啪嗒。”在玄关夏叶扑了过来“啵涌。”地部顶了上来。

 “瑞瑞瑞…酱、瑞瑞瑞、嗯、啾呜呜呜。”就这样被用力推到的瑞叶…嘴里被进了舌头。开始就是最高

 “嗯、啾噗…嗯啊啊、是瑞酱的味道啊…啊哈哈…瑞酱、过来了呢…啊哈哈哈,瑞酱、最喜欢了最喜欢了最喜欢了!呼喵…啊啊,瑞酱的嘴好软哟…啊啊嗯、已、已经不行了,嗯啾、嗯啾姆姆姆…噗哈!”强行地把脸拉了开来,瑞叶发出了半死不活般的声音。

 “见…?丑…?了。”五十岚姐姐把巾眼罩取下来时,眼前出现了把弟弟用力推到的,夏叶的身姿。就在不久前,还是个“能见到什么好玩的东西呢。”的氛围。就这样,五十岚姐妹冻住了。

 “该怎么说呢、好厉害…呢。”五十岚妹妹也开着大口。这下完全发不出声音了。

 “…我都说了吧?”

 “是呢…是的,那个,虽然我也见识过各种变态,不过这要不是相当火热的话。”

 “是。”否定的要素一个也没有。不过。话说回来…啊。得到瑞叶的夏叶,不光头发糟糟的,也没睡醒,就连衣服也因为洗涤失败而变得皱巴巴的。…还有洗过的痕迹这点来说要好多了吗。当然罩也没有装备,身上只穿了内和背心。果然如此啊。不对,比起体要好多了吗。幸亏来访者是五十岚姐妹,要是被同年级的男生看到了会怎么想啊。

 “真是的,我去洗一洗哟。请大家在这里等一会儿。”

 “好、好的。”叫醒姐姐。然后迅速开始了准备。
上章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