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
第03章
  接着,瑞叶采取的行动依次如下。最初先把夏叶扔到浴室里洗一洗,对这点小事已经不会动摇了。然后,把大到无用的部,用好。夏叶的F杯罩,是中学时买的。因为成长到现在还在用,所以进去的技术非比寻常。老实说,罩一个接着一个爆掉,现在只有两个在循环利用着。不装备罩的理由,就是这个。接下来,姑且先为她穿上衣服,然后再拖到客厅里让她坐下。完工。顺便,也让一起跟来的五十岚姐妹入座了。

 “那么…该从哪里说起呢?”五十岚姐姐迅速切入主题时,瑞叶也把咖啡准备好了,他问道。

 “那…个,所谓的特别班是什么?”所谓的特别班,是五十岚姐妹,还有夏叶和瑞叶准备入学的班级。如同早有所料一般,五十岚姐姐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那个。为了培养下个世代的人才,这个学校以高规格的待遇来邀请老师和学生…不对,是计划邀请。正因如此,这个宿舍的设备也是无偿地被提供。但是,老师这边,也还不是非常清楚有什么样的学生会来。”

 “原来如此。”

 “所以说,试着先邀请几个人,在暑假的时候进行教学体验。当然会有酬劳,还会配发煎鲭鱼便当。我妹妹,梢也是个国家级的人才,所以一开始就被邀请了…我只不过是个陪同而已。”瑞叶理解后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

 “那选上我姐姐的理由是?”

 “很简单。因为全国模试的成绩最高,像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才,所以我就推荐了。”

 “看起来很有意思。”

 “你看,只是个天才不是太没劲了吗。就像是智力问答比赛王一样。”

 “姐姐的智力问答也相当强哟?”

 “不是。不光是模试,她还在某全国麻将大会上杀出重围得到第二名,在此之上还计划着和弟弟结婚。真是太了,竟然能和这样的变态一起上学!”

 “…”是吗。因为变态这个理由被邀请过来了吗。

 “…话说回来。前辈的父母都在工作吧?确实是在经营风险企业,回来得都很晚吧。”

 “唔姆。就是…这样。”不知为何夏叶显得很自豪。说起来,这些个人情报是从哪里得来的啊。嘛,虽说是风险企业,经营的东西周期也相当长,所以很安定。

 “那么,那个…H的事情,做了吗?”

 “噗!”突然就来个真球。而且是个超直球。

 “因为!夏叶前辈对瑞叶前辈很中意吧?这就是每天吃都吃不厌的程度吧!”

 “嗯嗯。瑞酱那么可爱,是个不错的孩子呢。”

 “那么,H的事情,当然想做吧?”

 “想做想做!”

 “没有做吗?”

 “没做,怎么了?”牵制球,失败。(在球中,牵制指的是投手在活球状态下将球传向野手以试图将提前离垒试图进行盗垒的跑垒员封杀的动作。)“哈…?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吗!?这不是很奇怪吗!?都住在一个屋檐下了吧?倒不如说是一个房间里了吧?前阵子这样说了吧!为什么不做H的事情啊!?”

 “呼诶、姐姐我和瑞酱又不是夫,嘛、虽然我觉得这样也不错!不过姐姐我还不是大人,所以我在想瑞酱是不是还没把我看成H的对象呢…我是这么想的!”

 “哈啊啊!?夏叶前辈不是H的对象!?那他是有多女狂热啊!?瑞叶前辈你是怎样!?啊不会吧,难道说真是女狂热吗!?鬼畜啊啊!”“不?是?啊!”“那为什么!?瑞酱为什么!?明明姐姐,什么时候都是OK的说!但是但是!我还以为,瑞酱是觉得要吃姐姐还太早了,又还不是可以结婚的大人,所以、所以!才什么都没有做!我学习这么努力!也就是为了能早点结婚!”

 “对不起,在好多事情上好像都让你误会了。”瑞叶叹了一口气。…各种事情,都已经到时机了吧。放弃吧。

 “瑞叶前辈,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伦理上、是有问题的吧?这种事情。”

 “有吗?”

 “有。”五十岚姐姐的伦理观,完全派不上用场。不对。自己也是…吗。

 “没办法哟。我也是…最喜欢姐姐了。如果可以的话,那个…H的事情也是,想做的。”老实说,正是如此。姐姐的身体已经得让人垂涎三尺,对于每天给她换衣服的自己来说,就像是不停地在说“请吃掉我吧。”一般。在紧致的粉替她穿上内,为她好圆润丰部,只是这样脑袋就受不了了,所以不打算去想它。

 “那又为什么!”

 “所以说是伦理!”对。伦理。因为伦理上不行,所以不做就好了。如果想做的话,就拖延好了。结论只有一个…

 “还太早。”

 “哈啊…怎么办?要绑起来,还是说,要用鞭子打?”

 “不过,瑞酱的趣是喜欢欺负姐姐啦。”夏叶说完,五十岚姐姐冒起了冷汗。

 “咯、瑞叶前辈,竟然会有这种趣呢。”

 “是哟,枫酱…前阵子呢,明明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啪啪"地打我的股。”

 “厚厚…SM狂热什么什么的,真能干呢!”

 “不是啊!我才没有这种趣啊!只不过是叫你起而已。”

 “所以就打股了吗?”

 “因、因为,你起不来啊…”不是因为很软。绝对不是因为趴着把出来时,看上去很柔软才这样做的!

 绝对不是!

 “哈啊…啊。天才美少女的姐姐,竟然会有这么一个抖S的弟弟。真是对了不得的姐弟呢。”

 “你这对姐妹也是呐。”接着,五十岚姐姐贴到了夏叶身边。

 “怎么办?夏叶前辈。我觉得还是H比较好,毫无疑问。”如此断言时,夏叶也点点头。

 “我觉得也是!”“连姐姐你也!”

 “因、因为,姐姐我还以为瑞酱,那个…没有用H的眼光来看我,其实不是这样吧?”

 “唔。”

 “而且,接下来要两个人住在这里哟?这就算夫了吧?”

 “唔、唔唔。”姐姐一溜地贴了过来。部啊。部顶到了啊!

 “讷…明明都成夫了,还是不能做吗?”

 “唔唔…犯规了哟,姐姐…用这种表情。”润的眼神,发着保护,该怎么说…好可爱。对,太可爱了。

 “啊啊、真是的!我为了姐姐到底忍了多少,姐姐明白吗!?”瑞叶喊着突然站起时,夏叶瞪大了眼睛。

 “呼、呼诶!?”

 “再说我也是个男生啊!?会攒的东西还是会攒的,但是又不能对姐姐你发散,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参加田径部真是太好了啊!通过运动能升华是真的呢!”

 “瑞、瑞酱…是、是吗,让你忍耐了啊…对不起呢,姐姐我…那个、从今以后就让姐姐替你处理性好了。”轻易地就说出了爆炸的发言。

 “咯、这么快就进行抖S弟弟的奴宣言啊…”五十岚的姐姐吐槽得也很快。

 “枫…才不是,你这家伙,真的给我闭一下嘴。”

 “噫噫!言语PLAY!(言叶せめ,有什么意思…我就不说了)陶醉陶醉!”在说什么啊,这个家伙。

 “但是呢,姐姐我、有点害怕。”

 “哈?”

 “那个呢,瑞酱又那么帅,我被瑞酱做什么都没有关系!…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有点害羞。”

 “明明是个变态。竟然还这么淑女呢。”(五十岚姐姐)“我倒觉得你太不淑女了。”(瑞叶)“因、因为,要成为瑞酱的新娘,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夏叶)夏叶垂着头犹豫地说着时,五十岚姐姐叹了一口气。

 “那就这样吧,就是"请以什么什么为前提怎么怎么样"的那句。”(请以结婚为?不过你们的话要变味了吧==)说完,夏叶拍了一下手。

 “啊…就是这个!瑞酱!”

 “什、什么?”

 “请以受为前提和我交往!”

 “不是结婚吗!”噗…五十岚妹妹出了咖啡。

 “诶,受怎么了?”

 “所以说,和结婚搞错了啊!”“啊、对对!结婚呢!啊、但是"哪边都想做"的话该怎么办呢?”夏叶向五十岚姐姐问道时,五十岚姐姐“姆呜。”地小声说道。

 “用体围裙什么的话,不就行了吗?”如此真随便啊。

 “那个。”

 “是。”

 “你在煽动她吗?”

 “是的,正是如此。”这时,五十岚姐姐翻找着身上的书包,取出了某样东西。

 “嘛,虽然弟弟君还想说些什么,不过你们两人就是夫。这样的话…请一定要结合在一起。用这个体围裙还有、那个什么。”什么是啥啊!

 “为什么你会拿出这么危险的东西啊!?”是手铐。第一次看见实物。

 “只要用这个铐起来,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哟!抖S的弟弟君?还有瑞叶前辈也是,这样的话就应该不会做些来的事情。好了,快用体围裙开始夫PLAY吧!”

 “不愧是枫酱!头脑真好呢!”

 “是的!经常被别人真么说!”

 “才不是吧!”

 “请束手就擒吧!哦啦啊啊!”咔锵。在吃惊的瞬间,手已经被铁环给铐上了。看起来手铐这个东西,意外容易铐得住人。

 “哇、哇啊!等、这是什么?取不掉?取不掉!?”

 “咔锵咔锵。”地响着,不管怎么拉扯敲打,就是纹丝不动。不仅如此,而且很硬。铁锁。正如字面意思上说的一样。不要说剪刀了,好像连钳子也没法轻易断。

 “这是军用手铐。夏叶前辈,你明白它的用法吧?”(==老师神器其一)“那…个,把钥匙进去就能打开了吧?”五十岚姐姐和夏叶的关系好像很好。(五十岚姐姐、夏叶同盟结成!==)糟了。

 “是的。那,这是钥匙。给,夏叶前辈。”

 “谢谢!我去试试呢!”

 “好的。那我就先失礼了。”

 “等、等等啊!"试试"什么的,像是试下家电产品新功能什么的说法等等真的等。”

 “啪嗒。”五十岚姐姐,和妹妹一起退散了。被留下的两人。

 “那个…瑞酱,要吗?”

 “真是的!姐姐!不是啊!”“那、那、结婚吧!”

 “还…还太早了啊!”“诶…?”
上章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