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
第04章
  “那个,那该、该怎么做才好?姐姐我,该怎么做才好?”夏叶困惑了。(瑞酱明明是应该、喜欢姐姐我的说…)看到瑞叶仍然犹豫不决的样子,让夏叶感到十分焦躁。

 “那个、结婚是…先要作为情侣一起生活过以后,才可以的哟?”

 “姆喵…姐姐我和瑞酱一…直都是普通的情侣哟?”如此说完,瑞叶含糊地说道。

 “虽然很难说出口…不过普通的情侣,也会做H的事情。”扭扭捏捏。(啊真是的…)

 害羞的弟弟也非常的可爱。

 “姐姐我说过OK的吧!本来姐姐我就没有把身体献给除了瑞酱以外的人的意思!或者说,以前就想着尽请地被瑞酱抱住,做些H的事情,所以一直都在忍耐哟!”

 “我、我知道了啊…但是…太害羞了所以。”

 “那、那,瑞酱为什么要害羞了呢?浴室也是一起进去的吧?事到如今,就算看到姐姐的体…也没什么问题的吧?”面对近的夏叶,瑞叶稍微地别过了头说道。

 “不、是不哟!姐姐、真的可以吗?我们、要成为夫了哟?”

 “夫?唔嗯嗯,从今天起姐姐和瑞酱,就已经是夫了哟!”

 “是、是吗?”

 “不光同居了,而且还这样地,对姐姐我…有感觉。”

 “姐姐…不要再让我,困扰了啊…”“为什么要困扰?”

 “因为、我对姐姐喜欢喜欢地…都受不了了。”

 “瑞酱。”不被抱上来时,瑞叶小声说道。

 “姐姐…那…五十岚姐姐都说了。”

 “我知道了!体围裙是夫的基本呢!初体验要从基本开始!”说完,夏叶兴冲冲地把衣服了下来。接着,披上厨房里放着的围裙,完成。关键的瑞叶还是这样坐着低着头。

 “锵…姐姐我,做出体围裙了哟!”

 “嗯。”轻舞。轻轻飞舞。偷瞥。

 “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非常…可爱。”

 “果、果然吗!?哪里啊?”

 “知道了的话,那个、就不要动啊…部都在摇了啊…”瑞叶害羞地低头回答道。(真是的…出了这种表情的话,姐姐我要心动死了啦…)因为一直都喜欢着,所以就算现在心动,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果然H还是特别的。

 “讷、这下就成夫了吗?”

 “还不行哟。还没H吧?”

 “嗯…,确实!况且H也是要做各种准备呢!”

 “对对。用部夹起来…怎么样?”

 “啊!这样啊…瑞酱、竟然这么喜欢部呢!”

 “意外吗?”

 “嗯。因为,每天晚上一起睡的时候,紧紧抱上来时,也没什么反应嘛!”

 “那只不过是在忍耐而已。”

 “是吗…让你忍耐了啊…那就让你摸摸部哟!我会解开一只手的手铐啦!”

 “嗯。”入钥匙,只听“咔锵。”一声,一边的手铐解开了。接着,瑞叶犹犹豫豫地朝部伸出了手。(==想起电磁炮的片头了)“呀嗯嗯!”突然被冰凉的手碰到,夏叶发出了怪叫。

 “对、对不起!痛吗!?”

 “不、不是这样,只是有点冰而已…啊哈哈、瑞酱、不要捏来捏去嘛!”(为什么…杀意的波动…)“因、因为,非常软嘛…就像果冻一样。”像是要埋入部的谷间一般,弟弟痴起了部。因为身型很小,坐着时看上去时反而更小了。夏叶一边摸着弟弟的头,一边轻轻地抱了上去。

 “再用力一点…也可以哟。啊、是要姐姐我来领导呢。如果慢慢的话,就不会痛哟!”

 “嗯…嗯、嗯嗯。”慢慢地,如同摸索着周围一般。接着,总算是朝着正中央缓缓地大幅了起来。(真、真是的,好急人…)

 自己的时候,明明是那么得心应手。而弟弟的手法很笨拙,让人心急。

 “姐姐?舒服吗?”

 “嗯嗯…再烈一点也行哟。因为很大,所以要用力一点。”

 “知、知道了。”说完,瑞叶突然大胆了起来。(啊、这、这个,来了…)

 无所顾忌的手大胆地时,部的快神经就开始火热了起来。

 “对对,上手了…嗯!讨、讨厌,瑞酱的动法,好下哟!”

 “是、是吗?但是、这样做的话。”还以为会放慢着,没想到突然就被摘住了。无法预料的动作,让夏叶的快渐渐高涨。(明明打算领导的说,要被瑞酱牵着走了哟…)说不定,瑞叶已经忘我得深陷其中了。就算这样,瑞叶的手还是没有停止玩姐姐那丰部。

 “哈呼嗯!讨厌、好、好舒服…真、真是的,瑞酱这个坏心眼!总是着旁边,那个、是不会…舒、舒服的…啦。”

 “那、就这里…?”

 “哈噫呀啊!讨、讨厌、那里、那里是头啦!”

 “戳戳。”、突起的部分被按下时,像小指甲般的樱桃马上又涨了回去。疼痛般起的头,就算一点刺也会在大脑中窜过一阵快

 “是吗…姐姐,头很大呢。”

 “才、才不是嘛!只是摸了才变大的嘛!”

 “那、为什么这么快就有感觉了呢?”

 “呜…嗯、哈啊、讨、讨厌、瑞酱、嗯啊啊!嗯噫、止只玩头!嗯噫…嗯啊啊嗯!”用手指摘住头“转着转着。”这样微微地摇动着。每当这时,夏叶的头脑中就会过让人眩晕般的快

 “哈呜…哈啊、哈啊、姐姐我,已、已经、不行了啦。”

 “诶诶…好快哟。我还完全没够哟。我还要多一下哟?”明明姐姐都成了这个样子,瑞叶却还是没有停止折磨。…瑞叶前辈是抖S哟。(难、难道说…)

 也许不把夏叶到高不止的话,瑞叶是不会停的吧。

 “嗯啊啊!所、所以说,不要老是玩部!嗯啊啊!明、明明都这样说了…瑞、瑞酱这个坏心眼。”

 “那、我可以一下部吗?”

 “诶…不、不行不行不行!太有感觉会死的啦!”

 “但是,是姐姐来领导的吧?我好想像个婴儿一样一下姐姐的部呐。”从瑞叶这句装模作样的话中,能隐约看出他隐藏着的抖S的心。

 “真是的!以为说这种话姐姐我就会允许吧!”

 “不对吗?”

 “是、是没错…真是的…嗯呼、嗯嗯嗯。”瑞叶用嘴头,发出“啾。”地声音着,用舌头抚摸着前端。(哈呜…比平时还要感…是不是因为瑞酱在做的缘故呢…)不管是一个人玩的时候,还是靠在瑞酱的后背擦动的时候,都应该没有这么舒服。而现在头脑已经一片空白,只有舒服的感觉了。

 “啊呼…再、再来…再。”

 “姐姐不是讨厌的吗?”

 “嗯嗯…因、因为、瑞酱的舌头去的,非常的…嗯啊啊!舒、舒服…好、好像要融化了一样。”

 “是吗。姐姐,明明部这么大,却很感呢。”

 “嗯…感…嗯呼!嗯啊、哈啊、哈啊…啊嗯!”鼓得部被温柔地,在这之上头又被来回地玩。成长过头的部,应该忍耐不了这种快

 “啊…瑞、瑞酱、果然还是不行…?要、要变奇怪了!”

 “嗯…是"去了"吧,这个?”

 “嗯、嗯嗯…姐姐,要去了…啊、啊啊!呀、呒行、头、不要。”啾啪啾啪“地!嗯啊啊!”“姐姐、最喜欢了…部也最喜欢了哟!”

 “嗯嗯、真、真是的,瑞酱真是个爱撒娇的孩子呢…呼啊啊!但、但是不行、慢、慢一点,求你了…姐、姐姐没法领导了…已、已经不行了哟哦哦。”

 “姐姐…我让你高哟!”

 “啊啊、再、再这样下去的话,嗯噫!姐姐我,真的要去了啦啊啊、呒行、啊、啊呀、呒行行行!”

 “啾。”被使劲上去的头,一颤一抖地在弟弟的舌头上打着转,然后头脑中闪过了一阵纯白的亮光。(啊…啊…被、被瑞酱,了…)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至今为止,就算陪弟弟一起睡时,就算稍微自后,也不会有这么舒服。

 “啊、啊呜呜…姐、姐姐我,要变奇怪了哟哦。”

 “没、没事吧?振作一点,姐姐…哇。”

 “啊哈哈,围裙已经透了。”头被着,一边剧烈地痉挛着,一边从下方烈地出了汁。

 看到这个样子,瑞叶有点无奈地说道。

 “哇…难道说、姐姐的身体,很下?”

 “真、真是的!都是瑞酱的错哟!说着"姐姐还早"这样随便的话,一直让我等…这可是攒了十年份的量哟!”

 “怨念好深呐。”

 “是瑞酱太没用了!真是的!还想要来领导的说,结果被领导了!哼!H的时候,不到瑞酱说不要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哟!来这边!”气,夏叶强行地把瑞叶拉到了卧室。(真是的,姐姐的心情,完全就不明白!)

 一只手挂着手铐,瑞叶被姐姐的怪力拉着。

 “等、住、住手啊!真是的!太暴了啊!”…这个台词,像是女孩子才会说的台词。

 “瑞酱就像个让人心的女孩子呢。”

 “真是的!让人心的是你吧!”

 “都说了让我领导了嘛!快点!”

 “哇、真是的!太暴了!”进入卧室时,她就把瑞叶扔到了上。

 “咚。”的一声轻响,瑞叶仰天躺了下来。(你为鱼,我为刀俎么==)“呼呼?瑞酱、我帮你绑到上。姐姐会从上面进来的,瑞酱就什么都不要说了。你是第一次吧!?”(数着天花板上的污渍就结束了的意思么==)“当然啊…姐姐也是吧?”

 “姐姐我可是努力学习了很多嘛!从朋友那里也听了很多嘛!”

 “你还做了这种事。”

 “那么,就让姐姐来领导哟!让姐姐我!”说完,就把手铐的另一边铐在了角。

 “我、我知道了啊…冷静一点啊…”“子也帮你了!你看…嗯嗯!?”暴地把皮带扔到了一边“一滑。”地把子和内了下来。这时。(…?)

 和瑞叶体格完全不相符的,巨大的竿耸立了起来。

 “吓、吓了一跳?”

 “瑞、瑞酱的那里,有那么大吗…咦,但是洗澡的时候,好像又没这么大。”尽管慌忙地进行了确认,但是明显还是很大。就在不久前,明明还在浴室擦洗过,这时却已经变成了从未见过的凶恶之物。

 “唔嗯嗯,洗澡的时候只有七成大,还没有起。”

 “那、那,瑞酱这个是。”

 “现在有十二成左右了吧。”

 “哈呜!超过极限了吗!?”

 “因、因为!会、会和姐姐H什么的…这、这样的、想都没想过…又这么突然,还是第一次。”

 “是、是吗!那就更得让姐姐我来领导了呢!”

 “没、没关系吗!?我自己都觉得…大、大过头了。”确实,涨着血管跳动着的竿,夏叶也是第一次见到。(我、我的小,没有这么大哟…明明是那么小的…)但是,要说第一次瑞叶也是。骑在困惑着的瑞叶的身上,抓住了刀的尖端。接着,对准自己那小小的秘处…

 (果、果然还是太大了哟!我那里又那么小…)瑞叶看出了那一瞬间的犹豫。

 “我、我真的没事哟?就算不H,我也最喜欢姐姐了哟?”

 “真是的!才不是嘛!首先宝宝就做不出来!”

 “虽然是这样。”

 “好了,不要在意!哎咻…嗯嗯,就是这里,呢…对上了?”

 “就、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没、没关系!反正这里也透了嘛!要、要放进来了哟?”

 “嗯…痛的话,马上停下来也没关系哟?”

 “不用担心嘛!嗯、库…嗯嗯嗯…嗯嗯!”“推。”…传来了进去的感触。(处女膜…有点硬…)

 但是,强行地把体重上去时…

 “噗滋。”一声。

 “嗯嗯…啊…嗯啊啊…”“姐、姐姐!哇、等…进、进去了哟!”

 “嗯嗯!噫噫噫…大了…嗯咕…啊…”
上章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