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
第06章
  下午四点。虽然不想依靠五十岚姐姐,不过夏叶都说了“大家一起做作业吧!”没办法只好把五十岚姐妹也进了寝室。在厨房的桌上,专心地解着题目。…

 不明白。可能连哪里不明白,都不知道。

 “?”

 “唏啦唏啦。”

 “…”“唏啦唏啦唏啦。”

 “…?”

 “吵死了,真是!”瑞叶忍不住喊道时,五十岚姐姐皱着脸说道“瑞叶前辈,现在牌运正好。半轮下来夏叶前辈和梢分数一样,能和梢平分秋的雀士,我还是第一次碰见呢。”(雀士:就是牌手)“QUESHI?”

 “是麻将哟。夏叶前辈,很强呢。在哪里练的呢?”

 “网上。瑞酱也是。”

 “厚哦。真有意思呢。瑞叶前辈也很强吗?”

 “嗯…,和我差不多!”

 “诶诶诶!太、太强了啊!这是什么姐弟啊!”“但是,可能还是比不过梢酱。不过看你的打法,梢酱,你网名是叫"えづこ"吧?”五十岚妹妹,只是抿嘴一笑。看起来…大概、这是真的吧。

 “撒、马上就要来下一轮了哟…话说,瑞叶前辈也来嘛!三缺一总觉得不给力点数不够啊!”“不是,要是四人行的话,估计你会被我和姐姐揍死的。”

 “哈?你在对我这个网上麻将六段的五十岚姐姐大人,说些什么呢?”

 “?”瑞叶是八段,夏叶是达到了顶点的九段。不知道吗。

 “难怪被揍得这么惨。”嘛。既然本人都说没问题的话,那就行了吧。就这样,被瑞叶无视一旁的,继续进行着麻将。

 “哦哦、夏叶前辈,突然就这样。”

 “咕呼呼,不是很好吗,不是很好吗。”(よいではないか、よいではないか)夏叶的打法,因为是网上麻雀所以非常快。五十岚姐妹也是如此,战斗的攻防令人目不暇接。

 “那么我就把这个。”就在五十岚姐姐笑的瞬间,她踩到了地雷。

 “好,那我就收下了。和牌,太好了!又是第一!”

 “哈!…会不会太快了!?没有堆牌吧!?”(堆牌(积み込み):简而言之就是要把想要的牌堆在自己的山当定的位置。是一种出千的手法)看起来这个堆牌术是…在所有牌都被自动罗列在自动麻将机上,而在牌列中混入对自己有利的牌,这般高超的技术。…

 “唏啦唏啦唏啦唏啦。”五十岚姐姐拼命地竖起耳朵,听着麻将机上洗牌的声音。

 “话说回来,你是从哪里到这个全自动麻将机的?”听完,五十岚姐姐就出了平时那种坏笑。

 “瑞叶前辈,进到这个宿舍的时候,不是拿到过一张备品要求表吗?”

 “是得到了…难道说。”备品要求表。在基本上不需要什么的这个宿舍,为了买学习机,洗衣机还有其他生活必需品而配发的请求表。…不对。仅限学习用品还有生活用品而已。

 “就是这么回事。这不是麻将机,而是也能玩麻将的学习机。”

 “真是的!为什么要把预算花在这里!”

 “啊哈哈、说的真难听呢。它只不过是一个高能的学习机而已哟!”

 “哪个世界上会有洗麻将牌的学习机啊!”“这里。顺便一提这是三人麻将模式也搭载了的最新型。”

 “真是、高能呢。”于是,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十点。因为梢到了十点,就要准时睡觉。

 晚上十点。

 “瑞酱!去洗澡吧!”说着,就强行地把瑞叶的衣服了下来。

 “真、真是,太暴了啊…”“因为瑞酱给姐姐穿衣服的时候也很暴嘛!”

 “那只是姐姐还没睡醒而已!真是的。”一边说着,一起走进了浴室。这个巨大的浴室,有着能容下两个人的大小。放入浓烈的入浴剂,这样就可以避免H的事故。

 “讷、瑞酱。”

 “什么?”

 “洗完澡,可以H吗?还是说、要自?”

 “噗!”“虽然哪边都行,不过姐姐我全部都要帮忙哟!”

 “帮忙就不算自了啊!”“啊、是吗。”

 “才不是"是吧"啊…”这就是日本引以为豪的天才吗。还是没法相信。

 “是呢…很浪费呢。让难得的受机会逃走什么的。”

 “哪边都错了啊…”虽然已经放弃了。

 “讷、在家的时候,瑞酱真的没有自过吗?”

 “不可能做吧?我和姐姐又不一样。”

 “暴、暴了?”

 “那是当然的吧!有时抱上来的时候还一抖一抖的啊!”“哈呜。”

 “…”承认了吗。

 “而、而且,有时内透了。”

 “因、因为,姐姐我。”

 “很容易水呢。”

 “真是的!”敲。赏了一个猫猫拳。

 “但是,从今以后,姐姐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自的哟!”

 “就算你不说,我都和姐姐交往了,怎么可能还会做啊!”“姐姐我也不自了!”

 “因为姐姐你在用我吧!”当然,在这之后被狠狠地榨了一番。直到站不起来为止。

 …早上六点。

 “嗯…瑞…瑞酱…姐姐我、已经站不起来了哟哦。”

 “…”今天也无言地把被子掀掉。

 “嗯喵!被子、被子…有瑞酱气味的被子…哈!是真的瑞酱!”

 “起来了?”抱着抱枕,趴着动的姐姐。

 “我看上去像起来了?”

 “因为看不出所以要痛打一顿。”

 “拜、拜托用股!”

 “…”“啪。”

 “呼喵啊啊!被瑞酱打股了!”

 “又说些招人误会的话。”

 “啊呼…股一抖一抖的,好麻。”

 “舒服吗?”

 “嗯。哈呼,又想睡了。”

 “哈啊…果然,是不是进行晨练比较好呢?”在两人还参加体育社团的时候,在进行这样白痴的对话前,瑞叶就已经强行地为她穿上衣服了。当然,是为了能够出席晨练。不过,现在这个生活节奏已经陷入了崩坏状态。

 “姆…晨练,好痛苦…都不想练了。”

 “真是堕落了啊…”虽然生活节奏已经变成了这样,但是白白多余下来的体力,好像主要用在了袭击瑞叶上。

 “真是的,总有一天要惩罚你呐。”说完,夏叶就打算爬起来了。

 “呼喵!?惩罚!?”

 “咚。”夏叶站了起来。

 “为什么听到这个单词就起来了!”

 “因为想要惩罚嘛!偶尔也!”

 “…”今天的惩罚是,把罩稍微紧。

 “瑞酱…今天比平时要难受哟!”

 “自作自受哟!”就这样过着每一天。

 话虽如此,生活却也轻松快乐。食堂的饭菜很好吃,上课时能保持清醒,而且只要了作业,打工费不知不觉地就会打进来。空调也能够随便用,真是太了。除了作业之外,和平的日子就这样一直持续着。

 “…但是,好想发生事件呢。”

 “不会发生的哟!”

 “那就让它发生。”

 “我会困扰的啊…”午休,五十岚姐姐透过窗外,看着操场的方向嘟嘟囔囔着。

 “不是,并不是先让你困扰…不对就是想让你困扰。”

 “说出真心话了哟!”瑞叶小口小口地吃着着便当,叹了口气。

 “真是的,明明把这些没用的脑筋用在作业上就好了。”神崎看了一眼五十岚姐姐的笔记后,说了句“看不懂中学的数学。”之后,就再也没检查过五十岚姐姐的作业了。其实写的都是火星文,所以看不懂也是当然的。只是,作业的点数就会因此减少,至少薪水方面就会被扣减…不过,每天都跑到“高能学习机。”那里去,看起来是放弃了吧。

 “比起这个,夏叶前辈去哪里了?”

 “姐姐的话,被班主任叫走了。”

 “哈?那个三十路吗?”

 “说想知道神崎喜欢的东西。”

 “真是白费力气呢。那货只对数学和核战争有兴趣哟…啊…”“嗯?怎么了?”五十岚姐姐转过头,坏坏一笑。

 “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下节课是体育课呢。”

 “是呢。”只有不好的预感。赶走吧。

 “…大家都去换衣服了,枫你不去可以吗?”

 “我嘛你看,在裙子下面穿着了。”

 “掀。”

 “呀啊啊!不要突然就啊!”“真是死板呢。”

 “不是啊!所以说是伦理的问题啊!哈啊…吓我一跳。”顺便一提,还有一个让人吓了一跳的地方。那就是体服指定的布鲁马。

 “啊、说起来,还没送过夏叶前辈的生日礼物呢。不过,为了能随时都给出去…我就放在包里了。”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她的生日。”夏叶是夏天?叶月(八月)出生的。简单明了。瑞叶是水无月。(六月)(顺便豆知识:睦月:一月、如月:二月、弥生:三月、卯月:四月、皐月:五月、水无月:六月、文月:七月、叶月:八月、长月:九月、神无月:十月、霜月:十一月、师走:十二月,这些都是历月)“学生名册。这种东西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哟。给。”

 “谢谢。”瑞叶收下了一个小盒子。(这个?==)摇了摇,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喂、这个是什么啊,这个?”

 “嘛,是呢…因为我想让前辈困扰。”

 “不要让我困扰啊!真是!”“虽然如此,嘛、我觉得会很享受哟?打开也可以哟?打开吧。”

 “嗯、嗯嗯。”在不把红色的包装纸破的前提下,小心地打开后,在那里出现的是。

 “…”“没见过吗?”

 “不、不是。那个。”粉跳蛋。在差不多有两个鹌鹑蛋大小般的塑料中,有个小型的马达正振动着。总而言之就是。

 “请贴在小上享受。”

 “真是没品啊,你这个家伙!”其实,瑞叶见过这个东西。在男子田径部的部室里,在捡到的工口书里见过。

 “呼呼、能得到您的夸奖真是光荣。”…

 吐槽就输了。

 “但是,这样的东西…从哪里。”

 “哪里、呢…有很多哟,在我的房间里。”

 “太过分了。”到底是个怎样的居住环境啊。

 “呼啊…啊。不过,好困呢。下节体育课,就到保健室翘了。”

 “不要说得这么随便啊,随便。”

 “下节课,用这个玩怎么样?我听说瑞叶前辈是个抖S。”

 “不是啊!误解啊!”“不是个每次H时会打股的人吗?”

 “没打啊!再说,不管什么事,我都会绅士般地去应对的啊…”“绅士…变态绅士。”

 “算了随你了!”

 “好的。本来我就是来这里闹的,就算你不说…啊啊、每天都过得好开心呐!啊哈哈哈哈!”看起来五十岚姐姐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真是的…

 “那么,我就和梢去保健室睡觉了。呼啊…,那张,软乎乎的呢…好想快点睡…姆喵。”说完,五十岚姐姐就突然下了裙子,穿着体育服离开了教室。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真是的。”不过啊。还是想试试的。

 “我、可能真是个抖S呢。”
上章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