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
第10章
  “库噗、咳噗!请救救我,瑞叶前辈!库噗噗。”

 “不是,就算你说救你也。”五十岚姐姐掉落的地方,显示着水深一米。那个家伙的身高,至少也应该也有一米四吧。尽管站起来就足够能把头出来…

 “咳噗噗噗噗、(挣扎挣扎)。”

 “姐姐…这个,好像真的要溺水了。”

 “一定得去救吗?”

 “嗯、虽然没干劲,没办法了呢。”她非常能干地…在能够站起来的地方,真就像铁撬一样沉下去了。瑞叶和夏叶像是将五十岚姐姐抛上来时,从她的口中吐出了盛大的泉。

 “还、还以为真要死了哟,真的…咳哄、咕噗。”

 “不是…到底怎么样才会溺水,我还想问呢。”

 “(点头)。”

 “不、不是吧,梢!?梢是很清楚的吧!?”五十岚妹妹别开了脸。接着。夏叶看着差点溺水的五十岚姐姐说道。

 “但是,后半段的课程老师会来,也有游泳课…你要怎么办?翘课了会减薪,要不干了吗?”

 “什…这、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吧!”

 “?那、就从把脸放入脸盆开始吧!”

 “夏叶前辈!请不要说些像是幼儿园的小朋友才会说的话!真是的!”还真是个爱生气的家伙。

 “那,我去取脸盆,瑞酱也去换衣服吧!讷!一起!”

 “一起!?”

 “因为,一个人的话会害怕嘛!讷!”

 “等…啊啊…”瑞叶被姐姐抓住衣领,强行地拖向了更衣室。朝着夏叶的后背,五十岚姐姐喊道。

 “脸盆不要了哟!”

 …话接上回。夏叶把瑞叶带到了女子更衣室,并强行地下了他的衣服。全。(呼呼、瑞酱害羞了)

 接着,如同展示一般,夏叶了衣服,并把带来的死库水从脚上穿起…可是。

 “咦?”泳衣很小。

 “嗯…怎么了…呜哇啊!”“瑞、瑞酱!”

 “笨笨笨、笨蛋,本来我就在女子更衣室了,你还全着换衣服。”

 “穿、穿不进去哟!”

 “哈啊?”

 “怎、怎么办…嗯嗯、啊哇。”原本刚好合身的泳衣,变得有点紧了。

 “股有点变大了呢。”

 “哈呜呜!变胖了!”

 “不是…虽然没有胖,大概,该怎么说…可能身体变得更有女人味了呐。”

 “真、真是不会说话呢…哼。”稍稍拉了一下,身体就轻松地被泳衣裹住了。虽说如此…

 “呜哇…部好像要挤出来了。”

 “嗯…怎么办。”

 “话说回来,姐姐的部太大了!普通的罩已经装不下了吧!”

 “嗯、嗯。难受死了。”虽然夏叶号称是F杯罩,不过每天早上,还是要靠瑞叶的技术强行地进去。而这个证据就是,夏叶自己就没法把罩戴上。实际上,可能是G…或者是H,或者还要大。紧致的肌肤看上去十分丽,摸上去时就会不停摇动。

 “哎呀哎呀…大概,因为H了这么多次,连身体都发生变化了哟!”

 “呼诶!?有…有这种事吗?”

 “啊…、不对,也可能只是胖了。食堂饭又这么好吃。”好像是这样。不过,明明油腻的东西都避开了,应该没问题的说。

 “没变胖吧!?你摸摸。”

 “嗯。”瑞叶畏畏缩缩地从后面靠近,轻轻地抓住了部。

 “哈嗯!”“真是,不要发出下的声音啊…”“因、因为。”

 “没问题。没胖哟!”

 “哈啊…那、那,部!部摸一下!”

 “诶…这样?”

 “嗯嗯、对、对…嗯啊!啊噫、等、等等、不要哟,瑞酱…噫!”从泳衣上摸着这软绵绵的部时,就算没这个意思,也会觉得很舒服。

 “哈啊、哈啊…瑞、瑞酱、怎么样?姐姐的部。”

 “比第一次的要大。但是感觉很挤呢,难受吗?”

 “嗯…所、所以,被摸的时候反而更舒服了。”夏叶的部,不光很大而且像布丁一样鼓鼓地向前突着,皮肤紧紧地撑着泳衣。所以说,很感。非常感。

 “姐、姐姐…那个、我有点忍不住了。”

 “瑞酱也是吗?哈…怎么办…还得去拿脸盆。”五十岚姐妹正在泳池里玩,如果不回去的话就会被怀疑。可是,身体已经燥热起来,开始想像平时一样H了。(再说,如果姐姐我不好好地消解掉瑞酱的的话…?什么时候就会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暴走也说不定…)有可能,突然变成野兽的瑞叶,就会对谁花心。

 “…脸盆不是不需要吗?反正本人也不愿意。”

 “那、那,虽然不H,但是那个…我会用股间帮你夹起来的话…这样可以吗?要是H的话,姐姐会站不起来的。”

 “嗯…知道了。”于是走进了更衣室的淋浴房中。接着。瑞叶从身后抱住夏叶,握住了自己的刀。

 “嗯嗯…这样的话,就算不H也能消解…吧?”

 “这也要看姐姐呢。”

 “哈呜!嗯…可、可以动了哟!”紧紧地用大腿夹住时,能感受到竿那猛烈的热度。(呜哇…好硬…这样的,一直都进到小里啊…)伴随着身后传来的体温,夏叶的身体也渐渐开始散发出靡的热气。

 “嗯、对、前后…这样动…嗯啊!”“没、没事吧?”

 “嗯…但是,扶住我…嗯啊、那、那个,有时会擦到小豆,会、会去的…哈呜!”每当前后擦动的时候,透过泳衣能明显地感受到从深处滴下的黏汁。(啊、这、这样的好有感觉…)

 只是被紧紧抱住时,身体就开始发热。再加上黏的秘部被刺到时,身体更加火难耐。

 “嗯…再、再多刺一些…也可以、哟…啊呼!”“是吗?但是…太兴奋可不行哟。还得早点回去呢。”

 “呜嗯嗯、没问题…所以。”虽然这么说,被擦着无数次,豆不断变大。每当竿前后擦动的时候,薄薄的包皮就会被不停地翻开,豆被摩擦了起来。

 “哈啊、哈啊…嗯嗯、姐姐我…好、好舒服。”

 “嗯、我也是。”

 “那、我再…帮你夹紧一点哟!”说完,夏叶朝大腿间使上了力气。(嗯…变大了)

 如同擦洗着泳衣的布料一般,竿不停地来回着。竿渐渐膨起来,并开始颤抖着。

 “姐、姐姐…我已经。”

 “嗯、嗯嗯啊!啊、真、真是的…不要玩头哟!”

 “因为,很舒服嘛…姐姐也觉得很舒服吧?”

 “只、只是擦那边,就已经够舒服了嘛!”

 “那、能和我一起去吗?”

 “嗯…嗯…?嗯啊!”灼热的,沾着已经透过布料渗出来的汁来回擦动着。(啊…好、好害羞…)

 明明得停下来,明明得早点去,却怎么也没法罢手。再加上头被滴溜溜地玩着,反而更兴奋了。

 “姐、姐姐我也、也要不行了哟哦。”

 “嗯,我也是…咕、啊啊…?!”

 “哚咕。”伴随着脉动,从夏叶的股间猛然溅出。(哇…着)

 因为一直都是内,所以赤黑的竿跳动的样子,夏叶还是第一次看见。

 “好、好厉害…有这么多。”

 “是…吗?平时在姐姐的里面,的都这么多哟!”

 “真的?可能都要怀孕了。”

 “唔。”

 “唔嗯嗯。虽然还不是危险,嘛、也说不定呢。”

 “虽然算是有觉悟了。”

 “呼呼、瑞酱真是温柔呢。”

 “嗯…说回来,姐姐,这个,该怎么办?”说着,瑞叶用手翻开,用手按着。

 “噫呀嗯!那、那里是。”

 “姐姐,今天可能有点黏。会不会暴…呐?”

 “啊呜呜,是瑞酱不好嘛!”

 “不是,说要一起去换衣服的,是姐姐吧?”

 “呜呜…忍、忍不住了嘛!瑞酱!讷、果然还是忍不住了…快点把瑞酱的…?放、放进来!”

 “真是不知羞呐…真是的,虽然有点强硬,做吧。”瑞叶吧夏叶的身体转了过来,半抱着,突然就把耸立的竿顶到了泳衣的股间。接着就这样轻轻地用手指把它扯到一边,借着夏叶的体重,竿轻易地就侵入腔内。

 “哈、哈哇哇…进来了…嗯!”“姐姐…还是这么黏糊糊的呢,这里。”

 “噫!不准说让人害羞的话。”

 “奴啾。”这下的声音响起时,夏叶的脑袋像是麻痹了一般陶醉起来。(啊…用这样的姿势被进来什么额,好害羞…)借着自己的体重,竿不断地往里伸进着。

 “嗯嗯嗯…啊、好、好深…?啊、怎、怎么办…啊啊嗯!”道一边有节奏的收缩着,一边着深入内部的竿。像往常一眼从里面不停地溢出了黏稠的粘

 “嗯啊、啊啊嗯嗯…好、好舒服…嗯啊啊!”“等…姐姐,声音太大了啊。这里会漏出去的。”

 “因、因为嘛…嗯啊、瑞酱的,非常的大…呼啊啊嗯!啊、啊啊…姐姐舒、舒服的地方…很。”忍耐下来的分,使得快如同烈起浮着一般在身体中穿梭着。(呼啊啊…这样子,要去了…)就在这时。

 “夏叶前辈?在吗?”传来了五十岚姐姐的声音。(哇哇哇哇、怎么办!明明还在和瑞酱H的说!)淋浴房的每个房间都有着长长的挂帘。通过挂帘的剪影,应该能看到里面的人。

 “啊、有了有了。脸盆,找到了吗?”

 “唔、唔嗯嗯!不知…嗯嗯!”“哈?怎么了?”

 “唔嗯嗯,没什…么…嗯!”不发出娇声,慌忙地把嘴堵上了。接着在瑞叶耳边说着。

 “(为、为什么要动呢…?要暴了哟!?)。”

 “(没问题,只要姐姐别发出太大的响声…?呼呼,我动了)。”

 “(噫…瑞酱欺负人!抖S!变态!)。”

 “怎么了?说起来,瑞叶前辈不在呢,他在哪里?”

 “唔、唔嗯嗯。好像身体不舒服,刚才回去了…呼啊嗯!”“哈啊、是吗…果然我得从脸盆开始呢。”

 “是吗?但、但是…嗯、大概,进到水里…嗯啊、的话、效果更好吧…嗯嗯。”“没事吧?是不是瑞叶前辈和夏叶前辈都感冒了?”

 “啊哈哈,可能是。总之…这个、这里没有脸盆啦!”

 “我还以为有。”五十岚姐姐又离开了更衣室。两人还是保持着连结的样子,从结合部中啪嗒啪嗒地留下了大量的汁。(呜呜呜…明明枫酱就在看着,却还在H哟哦…)猛然抱住瑞叶的身体,夏叶一味地忍耐着愉悦。但是、越是忍耐,如同反一般身体中的快反而积攒地更多。

 “(啊、已经不行了…姐姐我,要变奇怪了哟哦…)。”

 “(那、我会一点一点地动的,就这样忍一下)。”

 “(!?这、这样子怎么可能忍得了…反而多余地…)呼啊啊!”漏出了声音。(真、真真真真真是的!都说了不要动!)而且,身体立刻剧烈地颤抖起来,轻轻的高了。当然,被察觉了。

 “怎、怎么了?”

 “所、所以说,什么都没有!真是的!再不到一边去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哟!”

 “哈啊…讷、真的不知道吗?那个、绿色透明的东西。”

 “撒、撒啊?不知道啊…?”

 “是吗。呐、是在淋浴房吗?”其他挂帘被拉开的声音响起时,夏叶翻起了白眼。(不、不行…这里被看见的话,就完了…)最重要的是,弟弟的竿正深深的刺在里面的姿态就会暴。(可、可是…这么舒服…呼啊啊…)腔不听使唤地动着,将竿绞而上。因为羞身体染成通红,开始不停地冒出汗珠。

 “呼…好像没有呢。我放弃了。还是老实地…沉了吧。你们两个人也要快点来哟!”五十岚姐姐离开更衣室,随后响起了关门的声音。一阵沉默之后,瑞叶说道。

 “真是让人心跳不止呢,姐姐。”

 “真是的!才不是这样吧!哈呜呜…哈啊、哈啊、吓死我了。”

 “好厉害哟,姐姐的小,突然就紧紧地着,变得非常热哟?”

 “呜、呜呜呜…因为,姐、姐姐,因为刚才的…去、去了嘛…力气都…使不上了哟哦。”

 “嗯。从里面都出很热的汁水了…嗯嗯、我的,可能也到极限了。”Tu“哈呜呜、那烈一点也没事哟…嗯,姐姐我什么时候都可以的…哈嗯!”说完不久,瑞叶就烈地扭动着,夏叶的身体开始贪婪地追求着。(啊呜呜、动作好大胆哟哦…啊啊!)保持着一方被蹂躏的姿势,壶愉悦地接纳着竿,并且而上。的粘膜如同灼烧一般感,壁颤抖着收缩起来。

 “嗯啊、姐、姐姐我,已经不行了哟哦。”

 “嗯…知道了,那差不多就在里面了哟!”

 “呀嗯!哈啊、哈啊、可以哟…出来,尽请地出来!”说着紧紧地抱住时,瑞叶也深深地把竿了进去,颤抖了起来。

 “了哟!姐姐!”

 “呼啊啊!去了、啊啊嗯、小、小到去了了了!啊啊嗯!”“吡噜噜噜噜噜。”在比平时还要深的地方了。

 “噫噫噫!续、续了、嗯啊啊、续了了了!噫、噫啊啊!”神经像是要被坏一般,强烈的高向夏叶袭来。(啊啊…在、在里面被了这么多…)超乎想象的愉悦,烧坏着快神经。明明大家还在旁边玩,却出了这种表情。

 “嗯嗯…姐姐…好厉害哟!”

 “因、因为…明明五十岚姐姐都在看,瑞酱还在玩我嘛!”

 “被看到更好吗?”

 “才才、才没这回事嘛!姐姐是只属于瑞酱的东西哟!”

 “是吗。那、从今以后要悄悄地做呢。”

 “嗯…但是,小里被了这么多,已经没法游了哟哦。”

 “啪嗒。”从结合部里滴落了混着爱体。大概,走路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就会滴下来的吧。

 “要冲洗一下吗?”

 “这、这样不行哟哦。”

 “总之先试试吧。”说完,瑞叶把夏叶放到了地上,拿起了头。接着,朝着股间的小口,发了。

 “噫呀!嗯啊啊、不、不要,已经变感了…嗯嗯嗯嗯嗯!又要去了…?啊啊…”“颤抖颤抖颤抖。”…

 “噗咻咻咻。”

 “啊…啊…?啊啊…嗯。”“等等、姐姐!?”…夏叶的意识,轻易地就被吹飞了。
上章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