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
第11章
  五十岚妹妹,并不是不能说话,只是讨厌和他人进行对话的这件事本身而已。好像每当和人交流的时候,就会感到“恶心”

 唯一的最能理解她的人,只有姐姐而已。因为她有着超强的理解能力。(都会读心了能不强吗==)嘛…这可能和夏叶差不多,虽然能和他人愉快得交谈,眼睛却笑不起来。这就是能一边想着瑞叶的事情,一边能进行闲聊的技术。不管怎么说。正因如此,把五十岚姐姐的秘密曝光还需要花点时间。

 五十岚姐姐掉进泳池后又过了三天左右。虽然瑞叶已经完成了作业,但是寝室的装修还未结束。就这样,今天四个人也跑来戏水了。把脚伸进水池中坐在旁边,听着五十岚妹妹说着话。

 “…姐姐发育的有点早,就连部对于小学生来说也太大了。所以说…奥岭村的人,在这方面有点没神经…?因此我才讨厌。”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总之,就变成了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出自己的泳装姿态。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总会成长,五十岚姐姐早的事情也会不知不觉地被忘记吧。实际上,关于五十岚姐姐早的事情,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会说了。倒不如说妹妹这边,虽然个子不高,部却很大。

 不过。就见多识广这一点来说,实际上,五十岚姐姐还是相当早的。总而言之,虽然最初应该只是讨厌出泳装的姿态,但不知何时换成了对水的恐惧,然后就一直持续到现在。因为讨厌洗澡,所以五十岚妹妹会强行地把她扔到浴缸里去。

 “所以说,我不会游泳,是因为有着如此悲惨的过去。”

 “穿着泳衣仁王立着,能说这种话吗。”五十岚姐姐讨厌水,原本应该是起源于害羞,不过扔掉羞心后只留下了没法游泳的这个特征。全赔了。

 “我曾经也是个闭月羞花的少女哟!”(花もじらう乙女だった)“真希望你现在也有羞心呐。”自己承认了该怎么办。自己。

 “比起这个,现在夏叶犯的罪才更让人火大呢。”

 “犯罪?”

 “猥亵物程列罪。”

 五十岚姐姐转向夏叶那边。

 “诶?”

 “什么啊,那个部。”五十岚姐姐紧皱着眉头,看起来事情很严重。泳衣,好像真的要撑破了。

 “因、因为!这个季节买不到大号的泳衣嘛!而且尺寸变大了的话,感觉像是变胖了一样很讨厌嘛!”

 “这是在找茬吗!到底被瑞叶前辈了多少次啊!这个子!”

 “什么的,和你没关系嘛!”

 “啊…好好。算了。看起来很能浮呢,这对袋。”五十岚姐姐一边戳着夏叶的下一边瞅着,瑞叶叹了一口气。

 “各种地方都扭曲了呐。”

 “哼。小时候被人说大,长大后又被人说小。真是的,这是歧视哟!姆噫噫!反对歧视!”五十岚姐姐看上去真的很懊恼,夏叶那双巨,确实是太犯罪了。

 翌。夏叶乘坐着从渊岭村出发的列车,前往购物中心。目的是,换掉随时都有可能崩坏的罩,和死库水。镜头转换。

 …内衣卖场。在试衣间,店员看着夏叶的罩说道。

 “太小了。”

 “诶!?部还得再大一点吗!?”

 “不是!是内衣太小了!”

 “啊…太好了!”

 “到底是怎么进的啊,这个!?”

 “是瑞酱每天都帮我戴上的哟!?”

 “你、你弟弟吗?”

 “对!”

 “这、这可真是厉害呢。”就算被夸了也高兴不起来。瑞叶只能抱着头。店员也一副困惑的样子。

 “那个,HCUP的话还能提供…ICUP的话库存就。”

 “瑞酱!姐姐变胖了哟!怎么办啊!”“不要喊出来啊!都说了没变胖吧!”

 “那、那,你把它小!”

 “这也是不可能的啊!”“这…这位客人?怎么办?就这样…还是说我去拿。”

 “啊、这个就行了。”

 “呀!为什么不是姐姐我而是瑞酱你来说啊!?姆呜呜呜!”好像在说什么,不过无视。夏叶漂亮地二段跳到了HCUP的阶级。接着。总之店员把HCUP的罩准备好,让她戴在如同夸耀着自己那前所未闻大小般的部后,夏叶却出了难受的神情。

 “但、但是,有点难受。”虽然这样说着,瑞叶还是对店员说道。

 “啊啊,这就行。什么事都没有。”

 “是吗?”

 “稍微紧一点…才更可爱。”

 “…”该怎么说,被人用非常厉害的眼神看着。瑞叶慌忙辩解道。

 “啊、啊啊不是,不是的!要是比HCUP还要的大的话,就会一下子变成不可爱的内衣了,该说是变成了很微妙的东西好呢,稍微有点庸俗了…或者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变得没有头脑了,姐姐不是这样的风格,我只是想让她穿着更有年轻女孩子风格的内衣…话说为什么是我在解说啊!?”

 “呼呼、因为瑞酱是内衣大师呢。”

 “才不是啊!真是的!”店员翻起了白眼。…不过话说回来,每天把罩里的,就是瑞叶。自然对内衣的挑选也会变得擅长起来。

 “那,就穿上这个回去吧…可以结账了。”

 “好的,我明白了。”事后回想起来。觉得对店员做了不好的事情。那个店员,好像努力了也只有BCUP左右。…另外,泳衣是让寄过来的。当泳衣寄到的瞬间,宿舍的冷气也恢复正常了。

 ------

 时值夏季高中球准决赛之时。顺利完成作业,总算能安心享受假期的瑞叶,却对即将迫近的特别课程?后半部分而感到惴惴不安。

 “不、不要结束啊…不要结束啊…”体育老师好像被甲子园请走了,所以到球赛结束为止都没有课。也是就说,如果陷入延长赛的话,假期就能再延长一点。就这样,瑞叶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啃着零食。

 “真是的…、瑞酱是有多喜欢球啊…”“不是啊!本来暑假就因为作业少了这么多…(嘟嘟囔囔)。”不过,比赛以五比一倒成了一边。明明是准决赛。

 “那、要不要和姐姐去哪里玩!?”

 “不去。”为什么非得顶着大太阳出去啊。宿舍的空调又已经修好了,现在的温度品尝冰刚刚好。(==为什么我喜欢在太阳底下吃呢)“姆呜呜。那、再去一次泳池!泳池!”

 “真麻烦。”又要帮忙换衣服,敬谢不。你以为从女子更衣室逃出来花了我多少脑细胞啊。

 “那又是什么!?瑞酱对姐姐的事情无所谓了吗!?”

 “才没这回事啊!但是…该怎么说…好麻烦。”

 “麻烦!?”

 “因为啊!外面很热哟!?话说回来姐姐你打算偷吃冰吧!?”

 “哈!”

 “我觉得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宿舍吃着冰,看看球比较好哟!”

 “姆呜呜。”瑞叶着吃完后的,又躺到了沙发上。电视机里,最后的代打,比赛以大分差无聊地决出了胜负。…?不管是选手还是瑞叶都想哭了。

 “那、讷、不想和姐姐做H的事情吗?”又这么突然。

 “还是白天,而且引的方式好大叔气。”

 “真是的!那要怎么引才行啊!?”

 “从以前就在说了,再多带一点羞心啊!”“怎么做!?”

 “那、那个呢…今天…有这种心情呢…你让我说些什么啊!”“哇!瑞酱好有女孩子的味道!女子力好高!”

 “我、我不会再说第二次了。”瑞叶的脸羞成了一片。但是夏叶却用认真的表情说道。

 “姆…确实像这样引的话,就没法拒绝呢。姐姐我也要好好学学这种事呢。”

 “学一点吧。至少不要这么直接的说。”

 “直接…直接…那就!”

 “什、什么?”

 “"好想用子,大口大口地喝瑞酱的宝宝呢…",怎么样!?”

 “完全就是直接表现啊!”“就算这样也有避开语了哟!什么的已经不说了哟!”

 “说了吧刚才!”

 “啊啊!姐姐我的词藻力不足!那白浊呢!?”

 “一样的啊搞啥啊!”“姆姆姆…提高女子力好难。”

 “随便你了。”…接着。好像是被放置得不耐烦了,姐姐突然站起来说道。

 “那姐姐去学习机那里了哟!”

 “学习机?”

 “五十岚家的学习机!”…完全被当成学习机了。不光是需要电源,而且打开里面时就能听到麻将牌混杂的声音,根本就没法学习。

 “姐姐也很喜欢这个呢。”

 “只是在享受而已哟!赢了就可以随便敲榨了!”这是真的。看着五十岚姐姐那后悔死的表情,是金钱换不来的乐趣。

 “那,等会儿我也去哟!”

 “好…的,那我等你哟!”说完,夏叶朝着五十岚姐妹的房间去了。…没过多久又回来了。

 “冰!把冰买来!要带巧克力粒的那种!”

 “是是。”

 “那我出发了!”再次出门而去。而冰早就被消灭了十

 那么。留下来的瑞叶,四处看着房间,想着…

 “有什么可以玩的东西呢。”可是。

 “既然那个都能过关的话,早知道就带游戏机过来了。”原本这个学校应该是以学习为主的。虽说被邀请的时候穿的就是这一身,不过带个游戏机却还是绰绰有余。但是。因为全制会被没收,所以就放弃了。可是到了这里,除了大玩全自动麻将桌…不是,高能学习机、被姐姐袭击、把五十岚姐姐沉到泳池,根本就没有学习过的记忆。感觉成绩会下降。糟了。非常糟。

 “看看姐姐的笔记吧。”说完,从姐姐的书架里取出了一本笔记。水的封面上画着爱心。因为只写着数值,所以完全不明白是什么科目。

 “图表?”最后几页,画着曲线图表。一上一下。纵轴的数值接近三十六,横轴写着期。今天、明天、后天画着红圈。这是什么统计数据吗。

 “去问问吧。”

 “唏啦唏啦唏啦唏啦唏啦唏啦。”五十岚姐妹的房间,还是老样子。今天夏叶也快乐地和这对姐妹打着牌。

 “还是这么吵呢,这个房间。”

 “啊、瑞叶前辈。虽然不好意思,但是今天我的手气很好哟。你看你看。”

 “哼…”看着打到场上的牌,顺便再瞅瞅五十岚姐姐的手牌。原来如此,瞄准高分的位置打吗。但是。(…要是扔了这张的话)

 还来不及建议。…五十岚姐姐就跳到火里了。

 “好,枫酱我和牌了。”说完夏叶把手中的牌推倒,嘻嘻地笑着。

 “哈啊啊!?又是这样吗!?这是无效的!”

 “你在说什么呢?真是的,麻将和钱可是不能玩笑的啦,啊、枫酱真是迷糊呢。啊哈哈。”装模作样地说着,毫无疑问是故意的。从五十岚姐姐那儿夺来的点数,比五十岚姐姐持有的点数要稍微多一点。这是夏叶让瑞叶上场时惯用的手法。这是一种让对手强制退场,让她老实地换选手的恐怖技术。

 “好、好严厉!瑞叶前辈!请帮帮我!”

 “说什么帮助,现在明显就…是吧,姐姐。”瑞叶一边把带有巧克力粒的冰递给夏叶,一边微微笑道。

 “是呢…这个氛围下,可是不能这么说的呢。”

 “才不知道这回事啊!你是超能力者吗!”

 “嘛,可能也算是超能力的一种吧。”瑞叶勉勉强强能明白这种感觉。这份直觉,是被双亲和夏叶彻底灌输进去的结果。但是,对于一般人来说,并不能准确把握“这牌不妙。”的感觉。不对。是能把握吗。

 “我讨厌这对姐弟!从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等会儿我坐庄!”

 “那,瑞酱,换吧…咦?”夏叶看到瑞叶拿在手上的水封皮的笔记时,稍稍出了意外的神情。

 “这个笔记是什么?”瑞叶问道时,立刻。

 “是姐姐的基础体温表!”夏叶面春风地说道。

 “…”该不去问的。

 “啊…这个笔记还在记吗?”从哪儿知道的啊,五十岚姐姐摆着全自动麻将桌…应该是高能学习机的开关说道。

 “枫酱没记吗?”

 “不是很麻烦吗。如果是外资系OL的基础体温表,那我还是有兴趣的。”

 “真是的,这种事情不好好把握可不行哟!”

 “输了麻将还被说教什么的,今天真是不走运呢。”

 “确实呐。”在这种事情上被说教,在各种意义上都还是免了吧。

 “那、这个红圈是?”

 “是危险吧?”

 “嗯。”“为啥五十岚姐姐会知道。”

 “不是,夏叶前辈也告诫我也要记体温表…不过话说回来,安全或是危险什么的,这种事情和我没关系啦。是吧?”说完朝五十岚妹妹的方向看去时,梢微微地出了害羞的笑容。

 “说起来,姐姐我是不会记笔记的哟?”

 “啊、确实。”
上章 姐姐想着弟弟就要变奇怪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