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友与女友姐姐 下章
第二章
  女友的姐姐突然叫了一声,停下了动作,原来她在大动作之下,不小心把小套入了,于是女友姐姐快速的把小,打了我一下。我:“我可都没有动喔!”她:“谁叫你讲话的?再说话就不帮你了。”

 于是,女友姐姐再把平,又开始在上面用小前后磨着,动作又越来越大,由于这次她用手撑在地上,看着女友姐姐一对房在眼前晃动着,我忍不住地用手起女友姐姐的双,姐妹俩的房触感有所不同,女友的房坚实。

 而姐姐的房则较为软。女友姐姐虽然瞪了我一下,但她却没有停下来拒绝,反而动作更大的前后磨着,随着这样的动作持续着,女友姐姐似乎快到了高,整个人已经快趴在我身上了。

 而此时又滑入了小里面,但这次她没有停下来的样子。她:“快干…干…我…”我:“啊?”她:“快…用…干我…”我:“姐姐要高了?”她:“快…快了…”

 我双手环抱着女友姐姐的,快速的由下往上冲刺。她:“到了…到了…到了…”我:“再一下下好吗?”她:“不…不行…了。”我:“好,快停啰!”她:“你怎么…还不…停?”我:“好,快停了,快停了。”

 又一阵的冲刺后,我停了下来,而女友姐姐似乎如释重负的急急着气,我让她躺下来,将她的脚拨开,握着的进入女友姐姐的小里面,小完整地包覆着,每一下进去与出来,都能感受到这种包覆的密合度。

 女友姐姐回神后说:“不是说你不能碰我吗?”我:“但是你说要帮我出来啊!”她:“等等帮你啊!”我:“喔…”

 于是,我还是怕女友姐姐会生气,所以就停住了,但还是停在小中,感受着女友姐姐小的温暖与紧紧密合的感觉。她:“你先出来,”我:“喔…”

 女友姐姐要我坐在马桶上面,而她则跪在马桶前面,用手套着我的。她:“可惜你不是我男友,跟你做很舒服。”我:“姐,跟你做也很舒服,你的小好紧。”

 她:“讨厌耶!”我:“姐很久没做了喔?”她:“嗯,很久了。”我:“姐可以帮我口吗?”她:“你这大狼。”女友姐姐一口把我的了下去,吐了起来。

 用力地住,姐姐的技巧真的很优,果然功力远胜女友。我要女友姐姐蹲进来一些,让我可以着她的部,女友姐姐又用眼神瞪了我一眼,但嘴与手却加快了速度。我:“姐,我想要出来了。”

 她:“嗯。”我:“哪边?嘴里吗?”她:“身上,下次再嘴里。”我:“好。”于是我在快出来的时候摸了一下女友姐姐的头,但是她似乎没意会过来,结果在出来的第一个收缩时入了女友姐姐的嘴中,女友姐姐突然吓到,把从她的嘴中出,而第二个与第三个收缩就到了女友姐姐的脸上,随着女友姐姐躲开,其它的都到身上、腿上。

 当然免不了的被她念了几句。她:“不是说快之前要说吗?”我:“我有摸姐姐的头啊!”她:“谁知道你摸头是要啊?”我:“我…”她:“你下次再这样,我可不会原谅你。”

 我:“我的好姐姐,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的。”她:“原来妹妹帮你口时,你是摸头跟她说要了?”我:“我…”

 她:“又要洗一次澡了。”我:“那可以一起洗天鹅浴吗?”她:“什么是天鹅浴?”我:“就是不是鸳鸯浴,就叫天鹅浴。”

 于是,女友姐姐一样不准我碰她,两个人一样各洗各的。到了这时酒已经醒了一半,女友姐姐说,我已经很好命了。

 有了妹妹,也有了姐姐,所以我不能再有其他人,更不能跟她们以外的人做,要我真心的对妹妹好,如果我表现得好的话,她会再奖励我,但是一样不能碰她,并说:“这次是意外,知道吗?”

 洗完澡后,看着女友侧躺在边,一时间不知道她怎么睡在那边,女友姐姐说女友来跨年之前就跟她说,她怀疑我外面有其他女人,希望姐姐帮她观察。

 而女友姐姐跟女友说:“不管多好的男人都有这样的坏毛病,但要治好是不可能的了,除非你有办法给他想要的那样。”女友说但是她已经很配合我了。

 女友姐姐又说:“那样不够的。”所以说,这看起来让我有点思绪不太清楚了,两姐妹是说好用这样的方式,而姐姐原本是想说用体来引我看看但不是要做

 还是已经是说好要做?还是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呢?不过随着睡意浓浓,我把女友翻去中间,在女友姐姐与我之间做一个隔间。***

 在跨年夜带着肚子的疑问入睡,三个人翻来覆去的睡姿,睡到快十点,女友姐姐先起去梳洗一番,而女友翻过身来握着我的,听浴室传出淋浴的声音,应该是女友姐姐在冲澡吧!

 女友似乎也醒过来了,不时地玩着我早晨起的,不一会就钻进去棉被里含住了,这种让人舒服的事情,让我的手也隔着女友的衣服玩着她的房。昏昏沉沉的状况下,女友的姐姐从浴室出来,突然说:“姐,你在干嘛?”

 我吓了一跳。女友把棉被掀开,原来帮我口的是女友姐姐,而起去冲澡的是女友。昨晚半夜经过移形换位,女友姐姐已经睡在我身旁。姐说:“很久没吃了啊!

 吃一下又不会怎样,小气鬼。”女友说:“厚!你们昨天还玩不够喔?”姐说:“昨天根本没做啊!妹夫自己在浴室外面看我洗澡打手。”女友说:“最好是这样啦!

 那我听到你的叫声是什么?”姐说:“那是你睡迷糊了,听错了。”女友说:“是这样吗?”姐说:“你都不知道,妹夫还拿我换下来的内闻勒!”女友转头对我说:“你这大鬼,居然是这么变态!”姐姐笑了出来。

 但没有为我辩解,就走去浴室冲澡梳洗了,我有点百口莫辩的看着女友,女友似乎相信姐姐的话,然后小声的嘀咕着:“大变态,大狼,真可恶,居然还拿内闻。”

 我转过身拉住女友的手,她把我的手甩掉:“不要碰我!可恶的大狼。”好吧,我心想,此时无声胜有声,就起身把女友推倒,然后双手硬着女友在上。

 舌头进攻女友已经站起来的头,而想要往下去女友的小时,女友东扭西扭的说:“大狼你还没刷牙,不准,先去洗一洗。”

 于是我在女友部种了个草莓后,起身去刷牙盥洗。到了浴室,女友的姐姐正在洗澡,而我也站在马桶边,女友姐姐突然停下来走过来看我,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继续还是该停止:“不要看啦!很奇怪耶!”

 “怎么!大变态,我是过来问你要不要我的内打手耶!”“我实在是被你害死了。”“厚,你可得了便宜又卖乖喔!我可没说你跟我做,要是妹知道,不切了你的才怪!”“…”“完了喔?要抖几下喔!”“…”我可更不明白了。

 女友的口气似乎已经表明她了解姐姐跟我做是在这次出游的预计范围中,但似乎姐姐又不是这样的讲法,到底这两位女孩私底下有着什么协议?“姐,你们现在是在演哪出戏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总之,妹妹会讨厌你喔!”“怎么回事啦?”“反正没什么事情啦!她总是要吃一下醋吧?”我默默的走过去冲澡“怎么?要跟我一起洗澡喔?”姐姐说,我都忘记她还没洗完。

 但是我沐浴又抹了,姐姐转过身来开始帮我洗起:“很有精神喔!要不要在妹妹醒着的时候跟我做?”“我哪敢啊?”“但是我现在很想做喔!你不要,我就跟妹妹说你昨天更变态的事情!”

 “我哪有变态啊?”“你昨天在我嘴里。”“姐,原来你是坏人!”“哈哈!现在进来一下,趁妹妹收拾东西跟化妆时做,但是不准出来,”

 这时候我心思有点复杂,姐姐的身材比例真的很,也是天生尤物,美食当前哪有不吃的道理?但是现在又投鼠忌器,要与不要更比昨晚更难决定。

 但是当姐姐转过身去,小股前后的动着摩擦我的,又手握住往小里放,温润包覆的感觉让我不自觉地扶住姐姐的

 女友可能觉得我与姐姐怎么在浴室这么久,于是走过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正好看到这一幕说:“还说你们没做,我就知道姐骗我。柜台打电话来了,快点出来收东西啦!真是机车耶!还有你给我小心点,敢出来试试看!”

 姐说:“好啦!”于是她拔了出来,快速的冲完澡,然后去化妆整理东西,留我一个人错愕的呆在浴室。一切状况似乎明朗,女友是在吃醋,毕竟我跟她以外的人做,但对象又是自己的姐姐也不想要计较,而姐姐又是很爱故意说一些让女友吃醋的话。

 然后又把调侃我当作是乐趣,跟我做只是一种好玩而有趣的事情,参杂着一些她本身想要的望。

 但为什么女友会答应这些事情?或是已经有心理准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当时的我只认为姐姐跟我说的话是主要的原因。
上章 女友与女友姐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