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后一个阴阳师 下章
第二十九章 一卷 山河
 这一卷山河壮阔波澜图,在这个画卷中,这也说明了,现在我要进入的这个世界,是隐藏在这个图画中,画中是一个世界,画外是一个世界。

 “在进入此山之前,你应该去跟你的朋友告个别。”老头最后说道。

 “什么意思?”我问道。

 “你猜。”目盲的老头说话非常的调皮。

 进入这个世界之前,跟这个世界的朋友告个别,我不用猜,我只需要随便去想会明白,可能转身,再也见不到这些朋友了?

 “好。”我点了点头,虽然不喜欢分别的场面,可是我总归还是要去说一声再见的,我一直都害怕解开的真相,终于要解开了,已经解开了,宿命感迫的我自己都无法抬起头。

 我出了山,此刻我的故人还剩下了多少?马真人远远算不上是我的朋友,我所真正在乎的,九两一个,胖子一个,黑三一个,这是我的朋友,至于二蛋,我一直都拿他当我自己的亲人来看,一个林字,本家兄弟,这是一个天塌了都会站在我身前的人。

 一个千古,一个真相,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了起来。

 几年前,我还只是一个为情所困狼狈逃回村儿的少年,一千块的工资,平静的教育人。

 二蛋只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少年。

 那些日子一去不复返,之前我会怀念,会想念那一些东西,现在我不会了,该面对的,总要有人面对的,这一切不是爷爷安排的,而是我本人的宿命。

 我不是由林小凡成长为了张道陵。

 我本身是千年前那个盖世英雄的第二次投胎。

 马真人很识趣的没有加入我跟黑三,我们俩像是兄弟一样的游走在龙虎山,混进了游客当中,我对他没有隐瞒,我猜到的,知道的所有的真相全部都告诉了他。

 他很平静。

 我问他为啥,你难道一点也不吃惊?

 “我早感觉到了不平凡,可以这么说,我虽然没有猜中这开头,但是我却早已经猜到了这结尾。”黑三笑道。

 我没说话,其实一切,我在之前也有了一个浅显的认知,只是我自己不愿意去相信而已。

 “真的要进山?”黑三问我道。

 “嗯,不进怎么行?我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师,身上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都要有,还差两个呢,我可不想到时候不堪一击。”我笑道。

 “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时我们在名山之后,看到的那个困住的乌,它是那个玄武吧?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想想的确是让人震撼的东西。”黑三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四大神兽被人类作为图腾,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们应该代表的,人类最终极的力量。”我说道。

 东方的神秘图腾。

 图腾隐藏的,竟然是这样的力量。这些在意料之中,也绝对在意料之外。

 我们以游客的身份游玩了龙虎山,谈了很多,我第一次像是代后事一样的代了很多东西,林家庄,二叔,等等我牵挂的东西,我都嘱托他去帮我照顾。

 进山,我是当成了不能出来一样的进去,当成了诀别。

 最后,我们回到了寨子,见到了目盲的老人,那几个同样仙风道骨的老道士马上跪拜叫道:“给老祖宗请安。”

 目盲老头摆手道:“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见我老祖宗,我很老么?你们很年轻么?”

 这也是一个为老不尊的老头,说的另外几个老头局促不安的,我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老头,原来是那个说若是有缘会得见的龙虎山老祖宗式的人物。

 “小友,你准备好了么?”他看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道:“可以了。”

 老人再挥手,那一卷山河图再一次的展开,上面一片云雾缭绕,他轻轻的说道:“开。”

 那一副山河图缓缓的展开。这一次的展开是放大,一步步的放大,形成一个瑰丽的山河大卷。

 我看过聊斋,这个场景,有点类似聊斋的画壁,我将要穿过这个画壁,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中去,画中虽一,世间已千年。我以为我要走了,在临走前,我问这个目盲的老祖宗一句话道:“老祖宗,一人得道犬升天,何解?”

 “斩断凡间牵挂,了然无牵挂,我自为散仙,天地任我游。”他说道。

 “自斩?”我问道。

 “不然?”他这一次说话,睁着眼,一双眼白那么看着我。仿佛能看到我的灵魂深处。

 而我在瞬间泪面。

 自斩凡间牵挂。

 林二蛋,你这是何苦来哉?

 这时候,那个目盲的老人对那几个老人道:“准备好了不?”

 那几个老道士作揖道:“已按照老祖宗的吩咐,结下九天大阵。”

 目盲老人抬头仰望,道:“山河图已开,他也该来了。”

 我跟着他的动作一起抬头看天,月朗星稀,晴空万里,忽然之间飞沙走砾乌云蔽月,整个天地放佛都要变成一片黑色,看这架势,这一次,我要进山,还是会不太平。

 我集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是要与人对抗。

 那么,肯定会有人来阻止,阻止我变的强大,我几乎可以推测,这会是那五座神像中的一个。

 “来了。”目盲老人说道。

 那几个老真人也同时低头轻声念道:“无量天尊。”

 寨子前,忽然亮起一束束火把,那是一个个身穿道袍扎着发髻身影。遥望而去,火焰的形状,围成一个太极,万千诵经声不绝于耳。

 “恭请老祖宗入阵。”那几个老真人说着,都要呜咽出声。

 “说了多少次,不要见我老祖宗,老夫很老么?——哎,是老了,以前头发白了的时候感觉不明显,现在眼一瞎,才发现自己是真的扛不住了,只不过,老夫一人可扛不住他啊。”老头笑道。

 他笑着,走进了那个巨大的太极。

 黑云城,几乎的天地都是压抑的。

 目盲老人拿着二胡,走入太极图,盘膝而坐。

 我身边儿的几个老人对着那个方向,跪拜了下来,哭道:“起!”

 万千道人同时大喝一声:“起!”

 身边儿的几个老人再叫一声:“龙虎山送老祖宗升天!”

 那一个火焰组成的巨大太极图,开始缓缓升起。开始实质化。成为一个像是蕴含了天地的力量巨大图案,目盲老人端坐其中,神态安详,冉冉升起中,他拉动了二胡。

 二胡声悠扬。

 这是我认识他的这几天,他拉的最好听的一次。

 我已经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没有人拦着我,我却没有动,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坦然的面对死亡。最主要的是,我知道,他在为我争取,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这一生,听过两次二胡声,两次,都要成为绝唱。

 “龙虎山无愧张道陵。”

 “龙虎山无愧天下苍生。”

 二胡声终了,目盲老人已然升天,他站起,浑身白衣白发白须。

 “张道陵当年以天下气运一战,现在没落成这样了?你可知不堪一击?”云层之中传下来一句话。

 “那又如何?”老头看天道。

 天空中降下一道天雷,紫天雷。声势浩大,像是天神佛蔑视众生。

 “过去,现在,未来。”目盲老人再一次端坐,轻声呢喃。

 一句话过后。

 老子一气化三清。

 天空中出现三个老人,三个太极图。

 三个人同时冲向那个滚滚而落的天雷。

 这是一声强烈的碰撞和爆炸。

 龙虎山之上,能量肆,滚滚天雷被击溃,散落成一道道小闪电消弭于天典。

 龙虎山下,万千道士诵经。

 “一气化三清又如何?”云层声中一句话传了出来。

 紧接着,又是一声爆炸在云层之中。
上章 最后一个阴阳师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