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后一个阴阳师 下章
第三十章 一卷 山河(二
 这一声爆炸之后,我身边的几个老道士已经哭倒在地,那些小道士要停止了诵经,大家一起抬头看天,几乎可以确定的是,那一声爆炸,是目盲老人的最后一击,垂死一击。

 云层震动,散开,有月光透过云层洒了下来,那一缕月光,看起来又是多么的珍贵,守得云开见月明想必是这一种感觉吧。

 “老祖宗没了。”我身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死得其所?

 临死前,再一次崩碎了神农架的一尊石像?

 在月光洒下地面的时候,我舒出了一口气,牺牲不怕,是要牺牲的要有价值才行。可是转眼之间,那些云层再一次的聚拢,虽然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气天地的气势,可是起码它还在。

 我想起了刚才他们的对话,不堪一击,那又如何?

 明知必死而为。

 我杀不了你,起码可以耗掉你的力量。

 “这?”云层之中发出一声冷哼,这一次,又有一道天雷降落,而这一次的目标,是我,可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挡在我的身前,体内的太极八阵图升起。

 一声龙

 一声凤鸣。

 我往前走了一步。

 我知道现在我可以钻进那一卷山河里面,这是目盲老人为我争取的时间,可是我没有,因为这云层之下,还有龙虎山,有道人,有我的朋友,山下,甚至还有游客。

 我钻进去了,他们怎么办?

 既然盲眼的老人没有完成的,那由我去完成吧。

 我跳上了太极八阵图。

 我真的是张道陵,算是法,也跟龙虎山如出一辙。

 在这个时候,远方天际飞来一人,速度快过闪电,一步跨在我的身前,双拳举起,一力往上,以双拳对抗那道直劈而下的闪电,一力击上,双拳几乎要冲破云霄。

 我看到了那个人的身形。

 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林二蛋啊林二蛋,你终于还是来了。

 眼前的这个人,是林二蛋,他从始至终没有看我一眼,直接冲上了云层,他站在那里,如同一尊战神。

 “你!”云层之中的那个神发出一声莫名其妙的惊呼,叫了一声,似乎感觉非常的奇怪,我知道他奇怪在哪里,或许他认为,林二蛋会是他们的一步暗棋子。

 “走!”林二蛋背过头,对我叫了一句。

 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林二蛋终于破茧而出成为了一个“神。”而成神的代价是斩断凡间的牵挂,这是让人听了难受的事儿,也终于让我明白了林二蛋杀掉白珍珠的原因。

 他要成神,要在这个时候,挡在我的身前。

 为今一战。

 林二蛋才是最能隐忍,最狠,最为决绝的人。

 我站在太极图上,继续升起,我跟我二叔并肩战斗过,那是上阵父子兵。

 今我要跟林二蛋一起敌,那叫打虎亲兄弟。

 “你走!”林二蛋再一次对我叫了一声。

 “我快控制不住我自己了!”他再一次怒吼一声。

 “白珍珠是我杀的,我爹是自己选择的死,在我来之前,我老娘已经自杀了,你走还是不走?!”林二蛋朝我怒吼了一声,这一句话,让我几乎在太极图上站立不稳。

 二蛋破茧成蝶是桂珍婶子的自杀。

 我咬着牙,一头钻进了那一卷山河之中。

 已经有太多人为了这个时候送命,我不能让那么多人白死,在钻进一卷山河画卷之中之前,我看到了林二蛋冲向云层,神与神的碰撞,可是,一个是新成的神位儿,一个是神农架的五樽神像之一,胜负其实不难猜测。

 或许,我唯一的希望是,那个目盲老人,临死的一击,能给那个云层之上的神,带来多么大的创伤。

 创伤越大,二蛋越有利。

 我钻进了那一卷山河之中,一花一世界,我站在了一座山之前,我回头,身后一片混沌,我已经看不到了外面的战场,只能看到前面的山,现在在这里面,对林二蛋和外面的朋友一切的担心都没有用,我能做的,是找到白虎,并且让它入体内,待在太极八阵图上,早成为张道陵那样儿的人物。

 只有我真正的强大了起来,才可以避免有人为了我去死。为我争取时间!

 我走了进去,我只是找了一个方向,这里没有路,只有山,连绵不绝的山,山云雾缭绕,美轮美奂如同仙境。

 我走了很久,终于到了一个山的半山,在这上面,我看到了一山,顺着里面走了进去,这个山很狭长,不知道要通往哪里,可是在这个里面,我看到了壁画。

 壁画很简单,却非常的生动。

 这描述的,是一场战争。

 跟我看到的那一角的未来很像,但是这个天空中,有五座神像林立,高耸入云。

 神像之下,很多的人,密密麻麻的人影。

 同样腾云驾雾的神仙中人。

 也有持着刀穿着盔甲战甲的士兵。

 这描述的,是张道陵的神战,那所谓的神战,不是神的战争,而是人类的战争。

 不管是神,还是其他的,全部都参与了。

 这个壁画,再一次让我确认了很多东西,我之前的猜测,张道陵的战争,等等等等,看完这个壁画之后,我沿着这个山,继续往前走,最终,我看到了一个霸气飞扬棺材,那是一副青铜古棺。

 古观之上,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雕刻的栩栩如生。

 这样规格的墓葬,如果黑三看到了肯定会很兴奋,可是,却让我忽然警戒了起来,能藏在这里面的,还是这种规格棺材的,说不定也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我在这个山河卷里,可真的是全部要靠自己的力量,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

 我想绕过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是我走过来的时候,看到了在棺材之后的墙壁上,写下了一行字:“都错了!”

 这是一行血字,看起来非常的怨恨。

 同样的,让我感觉到一头雾水,都错了,错在哪里?

 我没有理这个棺材,也没有在这里逗留太长的时间,这样继续前行,直到我走出了这个,这是在半山之上,我看山下,有一尊神庙林立着。

 周围群山,把这个围成了一个中心,这在风水学上,是一个极其霸道的格局,九龙拱珠的地貌。

 我祭出的太极图,到了这里了已经,我已经可以随便的展现自己的力量而不被当成怪物一样的对待,我站在上面,开始往下面飘落,此时的我,在世人眼中,岂不是已经是仙?

 我看着这个神殿一样的建筑,直觉告诉我,这或许,已经是我的目的地所在,我朝着它走去,很快,到达了这个建筑之前,上面没有铭牌,这似乎跟外面的庙宇道馆差不多,只不过看起来,异常的森恐怖荒凉。

 白玉阶梯,亭台楼榭。

 我上了阶梯,推开了门。

 里面有一盏长明灯,已经灭掉,除此之外无他物,没有神像,不知道这里供奉的会是谁。

 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没有发现白虎的踪迹。

 我在这个神殿里面转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发现什么,进入了下一间,而这一间里,我再一次的看到了一个棺材,一个跟我在石里看到的青铜棺材一模一样的东西,只是这个棺材盖子已经打开。

 我走过去看了看,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我瞬间警惕了起来。

 已经出来了一个,会是谁?

 我抬起了头,看到房梁上,蹲了一个人,正在看着我,她的脸,皱巴巴的是褶子。
上章 最后一个阴阳师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