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军队 下章
第三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叔,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

 花绯泪听完雷洛的话,早已羞得通红。

 “我怀疑是黑鹰那帮小子在捣蛋,不过他们不承认。反正,现在你和他的事已经是城风雨了。不过,好像全DìDū的民众都看好你们,也不知道是件好事还是坏事。”雷洛摇头叹道。

 “那他呢?”花绯泪的声音,低到了极点,说完这句头也埋了下去。

 “他?好像没啥反应。这家伙,还真沉得住气啊!”雷洛的一句话,让花绯泪的心顿沉到了谷低,眼泪又掉了下来。

 “没良心的混蛋,难道绯儿在你的心里就这样无足轻重么?你让我怎么去见人啊!”花绯泪此时心里已经清楚,这件事肯定是那帮小鹰在从中捣鬼,他们想努力地合她跟他。但云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保持着沉默,确实让她心里很不是味道,才生出的希望又破灭了。

 花绯泪这一次错怪了云,因为他是真的遇上了麻烦。听完亚历山大的话后,云一直在思考如果将这一刀斩下去。他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时,意外发生了。

 12月27,原本是炎天元帅返回DìDū的日子。但云和沐风、惊雷、阿蕾等人苦苦地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到元帅归来。黄昏的时候,惊雷和麻雀一起离开DìDū,沿着父亲回来的路线,开始寻找起来。

 夜晚,云的心中着急起来,越想越感觉**有些不对劲,于是找来了水寒。

 “我记得,父亲不久前曾经传回来一个消息,提到他归来的期和路线。”

 “是的,头儿。元帅上次送回消息说,他将于12月27抵达DìDū,同时还提到已吩咐沐风军团长率五万大军驰援DìDū,其余部队一部分继续围剿叛军,另一部分留在伯利城内进行休整。由此推断,元帅不会带有大军随行。”作为一个情报人员,水寒冷静地为云作出了分析

 “难道,父亲出事了?”云被心里突然冒出的念头吓出了一身冷汗。一直以来,炎天在他的心中,都是个战无不胜的父亲,一个绝对的强者,仿佛所有一切都在他掌控中,从来不需要别人担心。然而这一次,云担心了。

 “不过,元帅有剑圣实力,应该不会有事的。再说,元帅归来的时间和路线,没有人能猜测得到。”水寒又接着说道。

 “时间、路线…”云喃喃地重复着,突然面色一沉:“水寒,这个消息,都有哪些人知道?”

 “按情报传递过程,有四人知道,一名接收情报的夜风队员,我,头儿你,皇子世炎。”

 “哦,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现在我能等惊雷的消息了。水寒,我建议你找你手下的队员问下情况,我希望这情报,真的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

 云说出最后一句话时,语气冰寒刺骨。水寒闻言,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明白了,头儿!”

 水寒说完,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

 惊雷在第二天回到了DìDū,带来了一个极坏了消息:“我在云城南面七百里处的青峰山谷中发现了数十具尸体,都是父亲的卫队成员,父亲下落不明。现场还留下了大规模的斗气、魔法痕迹,似乎父亲与一名高级法师展开过一场战。”

 沐风和云听完惊雷的话,脸色都变得铁青。

 “父亲应该逃过了敌人的伏击。但父亲没有回来,说明他可能受伤了。惊雷,你马上和麻雀一起,寻找父亲的下落。大哥,你先进宫见皇子殿下,把情况报告给他,并请他暂时封锁消息,对外就称父亲因事耽误,暂时回不来。我去处理点事情。”

 云细细地问了现场的情况后,向二人说道。此时的他,全身散发出浓重的杀气。

 “好!”二人应道。

 “水寒,元帅遇袭下落不明。我让你问的情况怎么样了?”

 水寒闻言,刷地跪在了云的身前,眼中泪光闪闪。

 “头儿,水寒该死,是我害了元帅!”

 “擦干眼泪,给我讲!”云厉声骂道。

 “刚刚查明,夜风中队成员彼得叛变,将情报!”水寒没有起身,悲声应道。

 “带我去见他。”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半晌后轻声说道。

 彼得没想到,那样一条无足轻重的情报,居然能卖五万金币的好价钱。当他把这笔钱交给女友的父母时,他这个往日成天被称作“没出息的穷鬼”的人,顿时成了他们眼中的财神爷。他更没有想到,情报才卖出去几天,他还沉浸在对未来幸福生活的无尽幻想中时,水寒就找上他了。面对水寒,他咬牙坚持,作了最后的抵抗,直到清晨才坦白了出卖情报的事情。

 “你曾经是我的兄弟,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全身被捆绑着的彼得,抬起失神的双眼。

 “头儿…我错了…”

 “也许是我错了!你们都太年轻,花花世界对你们的惑太大了。”云叹道。他已经听完了水寒的讲述,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头儿,能原谅我一次吗?”彼得哭了起来。

 云走上前,轻轻地为他擦掉了眼泪。

 “我没有办法,我想找你帮我,可我又不敢!”彼得哭得更伤心了,泪面地望着云。

 “今年多大了?”云摸了摸彼得的头,

 “二十。头儿,你一定要原谅我,我再也不会了!”

 “炎天元帅遇刺,卫队成员数十人战死,元帅下落不明。”云摇了摇头,沉痛地说道。

 彼得听完云的话,脸上再也一丝血,黯然地低下了头。

 “头儿,我很舍不得你们,但彼得要先走了。”

 “还有什么话吗?”

 “我很怀念在雏鹰学院的日子。”

 彼得的话,让云不想起了在雏鹰学院里,与这帮孤儿们一起度过的平淡而又充实的日子,忆起了那份家的温馨与宁静。

 “原谅我没照顾好你们!”

 云说完,间的奔月,一刀抹过了彼得了喉咙。鲜血飞溅中,云忍着强烈的心痛还刀入鞘,转身走出了房门。

 “奔月,今天你第一次染上了我兄弟的鲜血,但愿这也是最后一次!”

 彼得出事,让云开始反思自己的情报机构,发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年轻人有着一腔的热血,但很难受得住外界的惑,让他们来从事危险、枯燥的情报工作,没有严格的管理,很容易出现问题。面对年轻的彼得时,他也发现自己一直忽视了一件事:这些孤儿们已经长大,作为正常的人也有着种种需求。

 彼得的血,并没有白。他的血,让云的心从这个冬夜开始,变得更硬更冷了。当一手带大的孤儿死在他的刀下时,云推开了冷血杀戮的大门。

 在DìDū的某个阴暗角落里,一场新的阴谋也在紧张的酝酿之中。

 “我的人已经准备好了,你那边都安排好了么,大人?”一个年轻的声音问道。

 “安排好了。这件事,正好利用皇宫夜宴的机会发动,相信他逃不过这一劫的!”一个苍老的声音答道。

 “我不要他死,只要他屈辱地活着,成为帝国的笑话!”年轻的声音恨恨地说道。

 “在这一点上,我们的想法是相同的。这种时候,他如果出事了,谁都不了差,会造成DìDū大地震。皇子一气之下会干出什么事,天才知道!”苍老的声音接道。

 “宫中的事,你细心点。离了宫后,他的手下由我的人负责引开,然后再对付他。只要他进了圈套,一切就好办了。一夜过后,他可能就成了DìDū人们眼中真正的垃圾了!”

 “是啊,他现在身在云端,如果掉了下来,肯定会摔得很惨!到时人们就会说,恶少终归是恶少,本难改的,哈哈!”

 “不能怪我了,这一切都是他的。如果不是他行事太绝,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

 “既然走到这步了,就和我好好合作吧!炎天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眼下这DìDū,我说的话还是管用的。我会全力助你,让你成功取代他的位置!”

 “好,这件事一旦成功,我看还有哪个女人会厚着脸皮呆在他身边!哈哈!”

 书友们,一个月来,你们投了近六百张月票,让布衣一直在新书月票榜第九名上。你们投得辛苦,我守得也辛苦,为山九仞,心酸的我希望不会功亏一篑。最后三天了,月票形式相当不妙,布衣含泪相求:‘兄弟们,投下一张票吧!顶过这三天,别让布衣做个高来临前那一刻萎的男人!不要让你们辛苦支持的书最后头顶着十个硕大的股,最多只能有九个!‘(,请登陆qidian,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章 异界军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