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界军队 下章
第三百九十六章 对决
 处的魔导大炮阵地上,传来了接连不断的爆炸声,飞扬,其中夹杂中大炮支离破碎的零件。

 对普里利城的守军来,这是战斗开始到现在,他们听到的最悦耳的声音。

 耀武耀威的魔导大炮,顿时哑了火。兽人的智慧,还不足以将那些破碎的零件重新组装起来。

 靠着城墙,专心控制着护盾的老卡顿感压力大减。

 卡:“大叔,那些该死的魔导大炮被干掉了!”

 老卡:“老人家终于可以口气了!”

 卡:“嗯。你抓紧时间吧,以后机会不多了。”

 他呆呆地望着远处的天空,表情有些奇怪。

 老卡:“是啊,这真不是人干的活!你想想,要保持这样的姿势几个时,我容易吗?”

 卡:“你误会了,大叔。我的意思是,他们正准备用咒轰你呢!”

 “…”老卡急忙转过身。从墙上地箭垛里望了出去。

 卡:“一——二——三。嗯。我没看错。是三个。大叔。你地脸怎么么白啊?——你别抖啊。心你地护盾!”

 水依然喝了口月光泉水。低声开始唱。

 尽管她地身体在刚才已经受了些伤。但她还是决定要替老卡挡下一个圣魔导师地攻击。她不知道这样做。会给她造成什么后果。但她知道。如果不这么做地话。老卡将无法在这轮攻击中幸免。三个圣魔导师同时动地攻击。那种毁天天灭地地威力。即使是神。也会感到恐怕。

 老卡哀伤地闭上了眼睛:“老子不是神。是人啊!”卡:“大叔,你闭着眼干什么?”

 老卡:“作为一个魔法师,能死在三个咒地狂轰下,难道还不瞑目吗?”

 “呃。”卡悄悄地退到了一边。

 当老卡睁开眼,看到卡站得离自己远远的,顿时来气了。

 “你子干嘛?”

 卡:“魔法常识告诉我,距离单体攻击咒弹着二十米远,才是安全距离。”

 老卡哭笑不得:“弹着命令你现在滚过来!你必须住一个!”

 卡幽幽道:“为什么,天才魔控师的成长道路如此曲折呢?”

 上一次,他拼尽全力,只不过让一个咒打歪了,结果躺了好些天。这一次,又会躺多久呢?

 老卡:“伟大的人生,总是在痛苦中度过,你要习惯。”

 卡:“画个圈圈诅咒你被咒轰掉。”

 他嘟囓着来到了老卡地身边。

 卡:“我一个,你确定你扛得住两个?”

 老卡:“就算老子抗不住,你已经昏了,所以不会有任何痛苦地。”

 他看了眼水依然,眼神中充了感激。了这么久,他实在没有把握再接下两个咒。

 魔导大炮阵地的被毁,并没有给云带来多少喜悦。

 相反,爆炸腾起的烟尘和火光,似乎也将他身体的一部门炸得离他而去。

 他的心中凉凉地,甚至感觉不到悲伤。

 一将功成万骨枯。

 他不想做踩着士兵尸骨步入辉煌的将军,他只想做一个有能力守护自己地爱人、亲人和朋友的男人。

 残酷的现实,却迫着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今天,是火系中队,明天,又会轮到谁?

 所有的牺牲,都是因为他。

 假如他的力量能够掌握一切,战争结束后,他们应该有属于自己地崭新人生。

 “我将引领你们走上一条全新的道路。”

 这是他在组建黑鹰时,对他们地承诺。

 他们一直相信,并为此追随他转战四方。

 云似乎看到了死神嘲笑的目光——它:我才是真正地主宰。

 亚历山大摇了摇云:“头儿,情况有变!”

 尽管和头儿一样,因为阿旭的离去而沉浸在巨大地悲痛中,但他还是注意到了天空中的变化。

 “我去保护卡大叔!你在这里盯着!”

 云丢下一句话,朝着老卡那边奔了过去。

 与此同时,城墙两侧,几条身影一闪而过。

 菲丽丝站在老卡身边,抬手帮他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

 “我相信你!”她声地在他耳边道。

 老卡:“如果败了呢?”

 菲丽丝笑了:“我不会允许你再次抛下我的。”

 一句话,将两个人的命运紧紧地联在了一起。

 卡心道:“这老头想不拼命都不行了!”

 麻雀走到水依然身旁,轻轻地将她的手握在了掌中。

 精灵美女的手掌,巧柔软而又冰凉。

 水依然出奇地没有反抗,也没有害羞。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看着麻雀的目光很柔很暖。

 麻雀:“别这样,我会不习惯的。”

 水依然笑着,朝他摇了摇头。

 这个男人,为了救她,已经在死神的怀里打了个滚。她不希望他再去犯险。

 麻雀也摇了摇头。

 “我是你男人。”他。

 他把水依然的手握得更紧了。

 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这是男人对女人无言的承诺。放手,除非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卡的目光在两对苦命鸳鸯的身上转了圈,哀叹道:“怎么像真的要死了一样?”

 少年不识愁。

 即使面对三个圣阶魔导师的攻击,他仍然只是觉得好玩罢了。

 不过这伤感的两对,给他造成了不的心理压力。因为菲丽丝阿姨和水依然长老,对老卡和麻雀从未像今天这样温柔过。气氛的异常,让他很紧张。

 炎天来到了他的身边。

 炎天:“卡,大家都在看你地表演呢,加油哦!”卡:“我很紧张啊!你看他们那样子!”

 炎天在他耳边低声道:“这大人们啊,都喜欢演戏。老卡和你麻雀大哥,在趁机吃豆腐呢!别理他们,专心做你的事!你要成为大6独一无二的魔控师,就先搞定今天这场战斗!”

 卡:“嗯!”远处传来了隆隆的雷声,渐渐朝着普里利城方向进。

 黑沉沉地夜空中,出现了数不清地闪电,如同千万条银蛇在长空起舞。

 方圆数里地的空域,都是它们的地盘。

 兽人停止了攻城。

 闪闪的电光中,战场各处,是一张张或惊恐或茫然或欣喜或焦虑的面孔。

 战双方地官兵们都齐齐抬头望着天空。

 那弥漫整个战场上空的狂暴力量,让他们心惊胆颤,不住生出跪地膜拜地冲

 魔法师,在蓝月大6拥有极高的地位,而圣魔导师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最接近神的存在。

 他们的地位,甚至越了剑圣,就是因为他们能以凡人之身调集天地间最可怕的力量,动威力惊人地攻击。

 闪电渐渐纠在一起。

 狂暴的雷系元素,在三位圣魔导师地操纵下,被强行压缩到了三个上。

 空中,出现了三道光芒万丈的光柱。

 “你,他会不会喜欢呢?”马丁狞笑着,高举地双手猛地下。

 “他可能没机会回答你的问题了。”李奥冷冷一笑,与马尔一起同时动了攻击。

 老卡抬头瞄了眼:“是审判之光!”

 卡本来想问“你干啥坏事了要被审判”但一股排山倒海地力量突然从双臂间传来,他只得咬牙猛地将双手向前推出。

 审判之光急下降,朝着普里利城的方向击下。

 三道审判之光紧紧相邻,显然是针对着护盾的同一位置而去。

 城墙上,此时也突然光芒大作。

 菲丽丝、炎天闪烁着金光斗气光芒,将老卡和卡护在了其间。

 水依然单手高举,一条晶莹剔透的冰龙冲天而起,朝着空中的光柱去。

 卡面色煞白,双手艰难地挪着,一寸寸地朝前挪动。

 老卡神情肃穆,头银似针,长袍无风而鼓。

 冰龙与光柱击在了一起,剧烈的爆炸将整个夜空照得透亮,而爆炸的巨大响起,让许多官兵都痛苦地掩住了耳朵。

 爆炸产生的巨大气,居然将城墙下的尸体卷上了半空,飘向了远方。

 兽人士兵虽然已经后撤,但仍然被气流冲得七零八落,许多士兵不得不将自己的武器身前的土地,以避免被气吹走。

 卡的双手也在此时挥出。

 “去!”

 他厉声大吼道。

 第二道审判之光,闪闪地擦着城墙而过,击在了地面。

 大地剧烈颤动着,隆隆的响声从地底传来。

 光柱消失后,地面出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黑

 下一刻,一道水溅而出。

 水依然倒在了麻雀的怀里,气若游丝。

 卡也躺在炎天的怀里,全身细血管爆裂,成了个血人。

 而此时,另一道审判之光,重重地击在了老卡的护盾上。

 绚丽的光漫天飞舞,护盾的光芒瞬间便黯了下来。

 而且,护盾的体积正不断地缩!

 老卡的神情变得极为难看,甚至有几分怪异。

 “没事吧?”菲丽丝看着他,心急如焚。

 老卡了头,额头汗如泉涌。

 “老叔,能行吗?如果不行,我们就去冲上去!”

 眼见着卡和水依然倒上,云心中腾地升起了一股火。

 “我去!老子不怕这些杂碎!”麻雀紧紧搂着水依然,龙目中怒火熊熊。

 “想当活靶子就去!我这老头子还没死!”老卡怒喝道。

 与此同时,兽人阵营中的李奥、马丁和马尔三人则相对无言。

 战斗的结果,严重地出了他们的预料。

 一个六系魔导师,一个圣魔导师、一个魔控师,就那么三个人,在经过了魔导大炮和法师团地狂轰滥炸后,居然还有余力化解他们三人的联手一击,这是极不合理的。

 李奥:“谁来解释下?”

 马丁:“除非他们还有许多圣阶魔法师在。”

 马尔:“明洛殿下的情况不会错地。”

 三人同时沉默了。眼前生地一切,无法解释,而他们早已把大话放了出去。这样无功而返,让他们都觉得脸上烫,心中更窝着一肚子火。

 这是他们在蓝月的第一次登台演出,演成现在这样,等待他们的绝对不会是鲜花与掌声。想想那些蠢笨的兽人、对面被他们轻视的敌人,将用鄙视地目光看他们,三人更觉得一阵恶寒。

 “列阵吧?”李奥沉声问道。

 “同意。”

 “同意。”

 马丁和马尔稍犹豫了下,但最终还是了头。

 “列阵!”李奥抬头冲身后的法师团大吼了一声。

 白袍法师们接到命令后,马上动了起来。

 他们飞快地奔跑于三人地身旁,很快构成了一个的五角星形魔法阵,而李奥三人,正好处在魔法阵的中央位置。

 李奥、马丁和马尔三人背靠背站着,四周的白袍法师开始了大声的唱。

 魔法阵陡然亮起。

 最后一道审判之光消失了,普里利城上方的魔法护盾也消失了。

 老卡气吁吁地倒进了菲丽丝地怀里,头正好躺在她高耸的膛上。

 “下辈子,我再也当魔法师了!”柔软地质感,让他全身轻松了许多。

 周围的魔法师们,戒备地望着天空。敌人圣阶魔法师,不可能很快再度起攻击,他们需要留神地,是那些魔导师。

 云正上前问问老卡的情况,但心中突然一紧。

 他停下了脚步,朝着远处地战场望去。

 他似乎感觉到,在兽人大军中,隐藏着某种巨大的威胁。

 “云儿,你怎么了?”抱着卡退到城墙后方的炎天,突然大声问道。

 众人的目光顿时落在了云的身上。

 他的身上,居然亮起了一层薄薄的青光。

 青光,正以惊人的度扩大着。

 云对炎天的话置若罔闻,他的目光在战场上寻找着。

 而他的体内,此时也在生着惊人的变化。

 丹田中,青色气旋出现了,并开始高转动。

 老卡叹道:“好强的风系元素波动!这子要失控了!”

 “云儿!”炎天焦急地唤着,将手里的卡丢给了玫瑰,朝他奔来。

 云的目光,终于停在了兽人大军中某处。

 那里,有一亮光隐现。

 就是那里了!

 云突然跃上墙头,凌空飞了出去。

 青光暴涨,瞬间将他的身形噬。

 一道青色光,朝着兽人大军疾而去!

 空中,留下一条淡淡的光痕,城墙上,传来惊呼声一遍。

 “大叔,你看着依然!”麻雀朝老卡吼了声,身形冲天而起。

 一声高昂、悲怆的龙响彻天地间。

 麻雀身化巨龙,追着云而去。

 “这孩子怎么了?”炎天望着空中的一人一龙,焦急地问道。

 老卡从菲丽丝怀中站起,走到水依然身边。

 他朝着她身上丢了几个治愈术。

 蔷薇

 头:“没用的,大叔,我们都试过了。”

 老卡微一沉,手一挥,一道柔和的融合光芒将水依然笼罩其间。

 片刻后,他长叹道:“果然是这样。”

 完,他转身朝炎天道:“这三个圣魔导师的审判之光,可不是单纯的雷系魔法。其中还有一股怪异的力量,水长老就是被这股力量伤到的。刚才,我的六系融合魔法护盾就无法消除它,我是硬扛了下来。云儿可能现了什么怪异之处,所以就冲了过去。”

 炎天皱眉道:“他一言不的就冲了出去,这不合情理吧!”

 老卡望着远处的青色光和兽人大军中的一团亮光,叹息道:“我如果没猜错地话,刚才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第十章神秘的魔法阵

 老卡的推测没有错。

 当云置身于空中时,他蓦然惊觉。

 “天啊,我在干什么?”

 望着身下地战场,他困惑不已。但还没容得他多想,眼前青光一闪,视线中地战场飞地后退着,耳边传来了刺耳尖啸声。

 他仔细一打量,这才现,自己正在空中高飞行着,朝着兽人大营扑去。

 “妈的,明洛一定很喜欢我这种单匹马闯营的壮举!”心中暗骂着,云试图去控制自己的身体。

 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那团包裹在他身上的青色光芒,牢牢地控制他地身体。

 “大哥,你掏什么鬼啊?”眼看着距离兽人大军越来越近,不住慌了神。

 “不会是明洛那子在玩什么术吧?”

 回想起自己最后看到兽人军中的那一亮光,云开始仔细回想片刻前生地事。

 先是心生异兆,接着便感受到了威胁,然后开始搜寻目标,最后茫然地跃进空中朝兽人大军飞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死也该让我死个明白啊!”云还是没有理出头绪,心内万分焦急。

 他不抬起头朝着兽人军中那亮光望去。

 亮光,在他的眼中不断放大。

 他终于注意到,那团亮光,竟然是一个的魔法阵!

 五角星形的魔法阵——一个由许多白袍法师组成的魔法阵,中央站在三个身着金色长袍的年老法师。魔法阵闪烁着离地光芒,而身处法阵中央的三人背靠背站着,也被一层光芒笼罩。光芒越来越明亮,他们似乎从身处地魔法阵吸引着能量。

 强烈的战意猛地袭上了心头,云望着魔法阵,眼中出了仇恨地光芒—对,是仇恨的光芒,他现在只想间地长刀,一刀将眼前的魔法阵毁掉,将这群法师通通诛杀!理智告诉云,这种怪异感觉的出现,必然和自己身上的青色光芒有联系。

 他从不是一个嗜杀的人,更不是一个心中充仇恨的人,即便他面对敌人时表现极为冷血。战场杀人,那是战争的需要,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个体的生存,没有对与错,也没有想或不想。

 “哥们,你不会跟他们有仇吧?就算有仇,也不必扯上我吧?”云心中轻叹道“我的对手,可是明洛啊!你这么做,不是让他捡了个大便宜吗?”

 明洛并不想捡这个便宜。

 他甚至不知道空中那道光就是他一直视为劲敌的云。此时的他,正匆匆地赶往法师团所在的位置。

 因为普里利城城墙上突然出现的那道青色光芒,正朝着他们所在的位置飞去。

 在用法师团和魔导大炮轮展开攻击后,他一度对战场形势很乐观。但是,当他的魔导大炮阵地被突然毁掉后,他又把希望寄托在了三位长老身上。

 但三位圣阶魔法师的攻击,竟然被遭受了大量魔法洗礼的普里利城魔法师们硬生生地接了下来,打破了他挥军破城的美梦。

 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后,他知道,他还需要时间。

 为了防守,普里利城已经动用了所有的魔法力量,他们不具备实施大规魔法攻击的力量。

 被动挨打,失败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这是云的死**,他已经认准了。

 可是,李奥、马丁和马尔三位长老,似乎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他们悍然动了新的攻势。

 当明洛看到那个奇特的魔法阵时,他真的很期待。

 可是,那道直奔法师团而去的光,让他心中警兆。

 普里利城守军不会轻易出击。

 战斗开始后,他们的第一击出击,就毁去了他的魔法阵地,让他心痛了很久。

 这一旦出击的话,又冲着他的法师团扑去,不能不叫他心惊。

 城墙上,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空中的云和他身后的麻雀。

 炎天:“老卡,我们不能这样干看着啊!”老卡:“元帅,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啊!但我们有什么动作的话,定然会破坏他的全盘计划。我相信他不会有事的,就算出了什么事,麻雀也应该能救得回他的。难道你没注意到,敌人的魔导师一直没有动静?想来,定然生了什么怪事。”

 炎天:“云儿是朝着那片亮光去的。”

 老卡:“是的。”

 他隐约感受到,敌人的魔导师没有动攻击,和那片亮光必定有些联系。

 “你还行么?”炎天突然望着他。

 老卡想了想,终于笑道:“其实,我也憋坏了!”

 “不影响云儿的计划吧?”炎天问道。

 “应该不会,只是辛苦。”

 炎天笑道:“那,就让他们见识下六系圣魔导师的威力吧!”

 “财,麻烦你送我一程!”老卡转身,朝着财喊道。

 一人一龙,离城而去。

 据历史记载,帝国历754年六月生在普里利城的魔法对决中,普里利城守军依靠一个六系圣魔师、一个精灵圣魔导师和一个还未育好的魔控师,顽强地挡住了兽人大军三位圣魔导师、数十名魔导师和数百门魔导大炮的攻击,并在战斗的后期动了反击,创造了魔法史上最大的奇迹,谱写了蓝月魔法史上辉煌的一页。

 这一战,在被后人景仰的同时,也引起了广大魔法爱好和无数魔法师的浓厚兴趣。他们称那么六系圣魔导师为“永远不知疲倦的男人”并想方设法地探寻他的秘密。而他们最终找到的答案是——精灵族神奇的月光泉水。这一现,为精灵族带来了无尽的烦恼。
上章 异界军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