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校园迷舏 下章
第三章 埋头奋战(全书终
  走进来的是学校保卫处长胡处长,今天是毕业生离校的最后一个晚上。按照惯例离校的学生会进行一次狂,胡处长是来向济院长汇报晚上的工作安排的。

 对于学生的狂肯定是要劝阻一下的,也要组织一些威望较高的老师到现场看着,这些工作的执行都要济院长批示的。就在济院长和胡处长商量晚上的工作时,躲在桌子底下的张小佳调皮地解开了济院长的子。

 开始用细腻的小手轻轻地抚摸着济院长的,虽然已经做过了多次,但这样的刺依然把济院长软塌塌的得振作了起来,济院长略微的躲避了几下就不得不随张小佳施为了。

 毕竟这对于男人来说是个十分享受的事,济院长也就没有太过躲闪。张小佳拨开济院长的内出他已经变硬的

 的包皮中,鲜红的头伸了出来,一滴亮晶晶的水珠已经从马眼中渗了出来,张小佳情不自地伸出粉的香舌了一下马眼。舌尖传来熟悉的味道,张小佳继续着舐的动作。从头到卵袋,没有放过一个地方。

 特别是大的头被她得油光锃亮的,突出一股狰狞的味道,随着张小佳动作的深入,济院长的心思已经不能完全集中在谈话上了。

 敷衍着胡处长工作汇报的同时,济院长心想:“还是张小佳玩起来呀,得赶紧找一个替代的。要不然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刚才张小佳提到的几个要重点考虑一下。

 特别是那个叫唐振凤的,长的不错。单纯,胆小家境还不好。找个机会试试。”想到这里,济院长看了看正在他对面汇报工作的胡处长。这个和他一起留校的同学。

 当年留校的时候,他可比自己得意,抱上了前院长的大腿。自己还在做助教的时候他就爬到了系主任的职位,还娶了自己这一届最漂亮的校花李若梅。自己当年也追过李若梅,可是李大校花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记得当时他们结婚的时候,自己可是嫉妒了好长时间。

 不过风水轮转,前院长得罪了上面的人很快就下台了,作为前院长的铁杆,胡处长也跟着倒霉了,好在胡处长本身为人处事还可以,就这样也被调到了保卫处当了个闲职,几年下来才混个保卫处长。印象中那个叫唐振凤的女学生和李若梅还真有些神似。不错的目标。”

 这时候胡处长也汇报完了,正在等待济院长的批示。回过神的济院长,立刻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对晚上的工作做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指导。说了半天的废话把胡处长打发走了,等胡处长出门的时候,济院长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大门被关上的瞬间,济院长身体往椅背上一靠,用手轻轻抵住正在努力工作的张小佳。呼吸有些急促地小声吼道:“小妖,慢些,快爆了。”埋头的张小佳,一点都没有停止的意思。

 反而加快了头部活动的频率,双手也加快动作。济院长有些无力地推了几下张小佳的头,就放弃了抵抗。转而双手紧紧握住椅子的把手,静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爆发。

 “嗯…嗯…”随着几声闷哼,济院长的在张小佳的嘴里轻快地抖动着,白色的薄而出。

 感受到入口的张小佳适时地放慢了动作,左手轻轻地捏着济院长的卵袋,右手慢慢地大的。嘴紧紧地包裹着抖动的头,良久,济院长才停止了发,松了口气,整个人瘫在了松软的椅背里。

 这时张小佳也吐出嘴里的头,抬起头,得意地看着瘫坐在椅子里的济院长,冲着他张开了自己人的红

 齿之间,香舌之上一层白花花的。看到眼前的情形,济院长没好气地说道:“小妖,还想着要喂你下面的嘴呢,你倒好,直接给我爆出来了。”

 听到这里张小佳咽下了嘴里的。媚笑着说道:“没事,离下班还有些时间,足够我帮你再硬。前天晚上一样,我不就给你硬了还几次。我保证下班的时候,你的一定会是硬得。

 到时候关上门,没人打扰,你想怎么玩都可以。晚上那些男生闹事,害你不能好好休息。你就先在我身上放松放松。我今天一定要榨干你。”说完张小佳皱起自己的小鼻子,做出一副奋斗的样子。看到张小佳俏皮的样子,缓过来的济院长哈哈笑道:“那好吧,我看你的表现。我要办公了,你就在桌子下面努力吧。”

 说完济院长再次将椅子往办公桌移了移,将张小佳遮挡在桌下,开始继续着刚才的工作。不时有下属前来汇报工作,济院长则面笑容地回复下属们工作。前来汇报工作的人都感到济院长今天的心情很好。

 但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汇报工作的时候,有一个美女学生正趴在桌下给济院长火,才使得济院长的心情那么好。***

 听着怀里的女友低声述说着下午发生的事,侯卫东本已硬变的更加坚硬了,隔着两人的衣服,张小佳都能真切的感受到男友上传来的热度。张小佳略微抬起股,将侯卫东的子里释放出来,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说道:“猴子,你真变态。

 每次听到我和别人做,都能硬成这样。”说完站起来,掀开裙子,拨开内。将侯卫东硬发烫的套进了自己漉漉的中。开始双手扶着侯卫东的肩膀做着活运动,一边做一边还在侯卫东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嗯…感觉到了吗?我的里还留着刚才那个男人的痕迹呢。”“是不是很,很滑。那是刚才那个男人出来的水,还没干呢。”“是不是比以前要松些,那是被刚才那个男人的大撑的。”

 “来,亲亲我的嘴,是不是有股男人的味道。那是因为刚才那个男人的巴在你女友嘴里整整泡了一个下午,才留下的味道。”

 “来,摸摸我的子,是不是很头是不是也很硬。那是因为它被刚才那个男人蹂躏了一下午,你看上面还留着指痕印呢。”“啊…真硬,真烫。”

 “啊…啊…猴子,你个变态。竟然又大了一圈。啊…烫死我了,撑死了。”在张小佳一连串的质问下,侯卫东的越发的坚硬,滚烫。他的双手也没有闲着,解开张小佳的上衣和罩。将她鼓出来,开始用嘴捕捉着上下跳动的头。

 刚刚被开发过的就像张小佳说的那样,温暖润,水充足正好适合他现在的,连前戏都省了。

 在张小佳言语的刺下,侯卫东开始有计划的反攻着张小佳的,原本就累了一个下午的张小佳很快就有些坚持不住了。

 侯卫东一看张小佳有些放慢套的速度了,立刻就掌握了主动权,开始主动冲击张小佳的

 丧失了主动权的张小佳很快就感受到了中传来的酸软感,才被济院长干过,现在又被男友这么大力的冲击,已经有些疲惫了,越发的抵抗不住这源源不断的酸软感,原本还能压抑住的声音,也控制不住了,一声声甜腻的呼声不时从她微张的红里传出,好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很偏僻,要不然肯定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冲击了近十分钟,张小佳即将被自己的男友送上了快乐的最巅峰。侯卫东自己也快到了。

 已经涨的很大的,再次涨的了三分。张小佳感觉到了的变化,紧紧地搂住了男友的脖子,闭着眼睛享受着男友最后的冲刺。

 可就在侯卫东鼓在张小佳出滚烫的之时。一个头套将张小佳的头套住了,一个冰凉的刀子般东西驾到了她的脖子上,然后一个捏着嗓子的声音说道“别动,别喊。

 你们做的这么快活,让哥几个也快活一下。否则后果自负。”突然的刺,让张小佳顿时手足无措,再加上男友滚烫的,她一下次就被刺的高了。

 大股的出,整个人也瘫软在了侯卫东的身上,紧接着她就感觉到有好几只手在她身上抚摸着,蹂躏着,她很想把这些手推开,但刚刚身的她根本就提不起劲。

 带着头套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她也不敢喊叫,只是使劲地搂着男友的脖子,任由这些手在自己的身上放肆地捏着。

 刚刚经历了高的她,浑身非常的感。这些陌生的手在身上摸,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刺。最主要的是这些手虽然在着她的体,但她却在暴中感到了一丝温柔。

 甚至还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很快这些手就越来越过分了,已经开始抠抹着她漉漉的了,张小佳这时才开始让男友求救,向陌生人求饶。

 可惜她的求救和求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作为男友的侯卫东只是用颤抖的声音告诉她,自己也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没办法救她。还让她不要动。这是又是一个捏着嗓子的声音说话了:“小妞,别反抗。让哥几个一下。过了就放了你们。要不然就在了你们。”

 说完就把张小佳拖出了侯卫东的怀抱。“小佳,别动。有刀子。”原本还有些反抗的张小佳,在侯卫东的劝说下放弃了抵抗。被劫匪抱到了一旁。

 双手抓到背后,两腿强行分开,紧接着一只大手就覆盖在她的上,开始肆意地玩着她的前的子也同时被人来回着,很快张小佳就失在了劫匪的玩中。

 没办法这两个劫匪就好像是知道她的感点一样,每一下都刺在她的感处,特别是玩下身的那只手,每一下扣挖都像是挠在她最心的地方,要不是为了最后的一丝矜持。

 饥渴的张小佳早就开口求饶了,好在下面的那只魔手玩了一段时间后,总算放过她。一火热的进了张小佳饥渴的里。张小佳再也把持不住这最后的矜持了,一声声发自内心的呻从她的小嘴里断断续续地吐了出来,可惜还没等她舒服地呻几声。罩在她头上的布套掀起了一个角,另一个火热的顺着布套的下边就进了她的嘴里。

 两,一前一后狠狠地夹击着她。张小佳也彻底地失在这两中。这个情形,这个体位太熟悉了,让沉浸在爱中的张小佳想起了男朋友侯卫东的两个损友,蒋大力和陈树。

 他们俩总是在周末的时候,趁着侯卫东忙于家教时,把她喊出来,然后三个人一起来到侯卫东和她租的爱巢里,狠狠把她个够。美其名曰定期火。

 每次两个人都是这样一前一后地干着她,然后把黏稠的肆意地在她的子里,完后还让她用嘴巴把上残留的清理干净。或者是让她用嘴巴把疲软的硬了继续干。现在情形就像张小佳记忆中的画面一样。

 身后的劫匪在一顿疯狂的冲刺后,将火热的进了张小佳的子里。滚烫的热让张小佳立刻进入了高。还没等张小佳好好地回味一下高的快。身后的那人出了,和身前的换了个位置。一同样火热的进了她高后还在搐的

 而另一个是爱暴地进了她的嘴里,立刻张小佳的嘴里和鼻腔充了栗子花般的味,是那么的熟悉。口感也是那么的熟悉。一样的细,一样的味道。张小佳此时已经可以基本确认她现在含在嘴里的是蒋大力的,而此时正干着她的是陈树。

 这又是男朋友玩的一个游戏,想到这里,张小佳开始按照熟悉的程。开始主动地舐着嘴里这,用舌头刺这熟悉的感点。果然,的反映是最真实的。一套熟悉的程走下来,虽然的主人在极力地掩饰,但老实地对每一下的刺做出了应有的反应。

 刚刚疲软的再次硬了,已经肯定的不能再肯定。这就是男朋友玩的游戏,想到这里张小佳一把掀开了自己的头套。果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就是蒋大力那舒的面容。

 回头一看身后正埋头奋战的正是陈树。往旁边一看,男朋友侯卫东正舒服地坐在地上,一边看着自己被干,一边用手拨这自己的,之前过一次的早已被他玩硬了。

 【全书完】
上章 校园迷舏 下章